2017年6月22日星期四

广电总局要求新浪微博凤凰网等关闭视听节目服务

  据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官方网站6月22日消息,针对新浪微博、“ACFUN”“凤凰网”等网站在不具备《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的情况下开展视听节目服务,并且大量播放不符合国家规定的时政类视听节目和宣扬负面言论的社会评论性节目,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于近日发函责成属地管理部门,按照《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管理规定》(广电总局、信息产业部第56号令)的有关规定,采取有效措施关停上述网站的视听节目服务,进行全面整改,为广大网民营造一个更加清朗的网络空间。

  对此,新浪微博发布公告回应称,只有取得《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的微博用户,才能上传视听节目,没有取得《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的用户,不能上传视听节目。微博用户上传非节目类视频不受影响。公告原文如下:

  公告

  北京时间6月22日下午,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发布通知称,已于近日责成属地管理部门采取有效措施关停微博等网站的视听节目服务,进行全面整改。

  按照《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管理规定》(广电总局、信息产业部第56号令),只有取得《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的微博用户,才能上传视听节目,没有取得《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的用户,不能上传视听节目。微博用户上传非节目类视频不受影响。

  微博将按照国家相关法律法规和管理要求,严格加强视听节目的管理,进一步规范视频服务,也会及时向社会和媒体公开,接受社会监督。

  微博

  2017年6月22日

苹果下架成千上万App

  苹果公司正对自家App Store大扫除,根据国外媒体说法,目前已下架“成千上万”款应用,主要为山寨热门应用及多年无人下载,以及不兼容64位的应用。

  谁被清理了?

  今年6月,苹果公司宣布,自其2008年推出App Store以来,已经累计为全球范围内的开发者带来超过700亿美元(约合4780亿人民币的)的收入。在如此庞大数量的应用商店中,必有一些鱼目混杂的应用,如今苹果正式开始动手清扫了。

  本次“清扫”的App主要有五种:山寨克隆应用、传播盗版音乐内容、多年无人下载的应用、不兼容64应用系统、以及有安全隐患的热更新应用。

  在发给新浪科技的回复中,苹果公司相关人士称,实际在去年秋季,App Store扫除就已经开始,“在去年秋天, Apple 开始评估并移除了几千个不能在App Store上发挥作用、年代过长或是不符合审核规定的App,以不断为用户改进 App Store 的体验,确保在质量和安全性方面符合用户对于 Apple 整个生态的期望值。”

  这次下架的应用中,我们可以看到比较”熟悉“的应用,例如中国用户喜欢的《斗地主》,但仔细看,在这些下架的“斗地主”中,山寨应用出现的频率非常高,并且图标长的几乎相同,只能通过开发者的名字加以辨别。

  诸如此类,还有一些引入盗版的音乐流媒体应用,以及长期没有下载和不支持64为应用,都使得用户在下载这些应用时得不到更流畅的体验和信息安全。

  具体下架了多少应用

  苹果公司并未回应具体下架数字。

  据外媒报道,有“成千上万款“应用被下架;国内媒体则有多种说法,称 “多达3-4万款下架”,下架原因有很多但并未提及“热更新”。

新浪科技随后联系ASO100,相关人士称,报道数量不统一的原因是统计时间段不同,下架原因也存在多种原因。具体数字仍在统计,至于下架原因是否有侧重,要等数据完全跑出来之后才能够做出分析。

  “热更新”成近期关注对象

  本次也有部分热更新应用被苹果下架,这也导致了部分媒体误读,以为苹果要全面封杀热更新,或这次清理有针对中国开发者的意味。

  将这成千上万的下架App统一归结到热更新甚至中国应用商店的问题完全不准确。好比是前一段时间部分媒体误以为苹果会因为热更新将微信下架,实际是毫无关联的错误解读。

  热更新主要是针对各大手游等众多App常用的更新方式,用户无需在App Store中更新,打开应用后可及时更新。

  稿源:新浪科技

 

  对于苹果来说,热更新方式有可能绕过App Store审核,可能导致正常App之后,再通过热更新向用户植入具有安全隐患的代码,这违反了苹果的安全隐私政策。

  并且不是所有热更新应用都会被下架,目前《王者荣耀》、《阴阳师》等仍在。苹果官方禁止Rollout.io SDK、JSPatch等有可能修改App源代码的热更新应用,以防止安全问题,但对JavaScript等远程下载代码更新方式并未封杀。

  苹果正式开始对App Store里应用大扫除,“数万款”只是个开始,根据国外媒体报道,今年10月之前,苹果公司还将继续清理,给全新App Store一个“新的面貌”。

2017年6月20日星期二

大学生改成绩被骗两千 求助“网警”又被骗八千

  学期末,担心考试成绩不好,大学生周某在网上发现一个“大学生修改成绩”的网页,他联系了所谓的黑客,并分两次转账两千元,对方收钱后就将他拉黑,成绩却没改变。周某发现自己上当后,没报警,而是在网上搜索了所谓的“网络警察”,以为“网警”可以冻结账户,结果又被骗走八千多元。

  网上“改成绩”遭遇连环骗局

  5月10日,在南京上大学的周某通过网络搜索,发现一个“大学生修改成绩”的网页。周某近期参加了相关考试,他自己觉得成绩不理想,于是便想“走偏门”,看看能否修改自己的成绩。根据网页提示,他加了一个QQ号。对方表示,自己是黑客,可以通过侵入考试成绩系统,对周某的成绩进行修改。为了让自己获取理想的成绩,周某当即按照对方要求,分两次向对方转账,共计2000元。

  到了第二天,周某再次联系这名“黑客”时,发现对方已经将其拉黑。而很快成绩公布,他发现自己的成绩依然不理想。意识到被骗后,周某有些不甘心,当即通过网络搜索“网警”,想报案求助。很快,网上出现一名自称“网络警察”的人和周某加QQ.对方很认真地听周某讲述了被骗情况后,让周某提供了“黑客”让其转账的银行账号,并称可以试着冻结对方的账户,为周某挽回损失。

  果然,“网警”很快便和周某联系,称已经冻结了对方的账号。周某觉得真是找对人了,当即咨询如何将自己的钱追回来。“网警”表示,冻结的账户内有1万多元,如果要返还给周某,必须由周某先将多出来的8000多元汇给他。周某当即相信了对方的话,将8000多元汇出。结果可想而知,对方再也没有跟周某联系。这时周某才意识到又被骗了,通过“110”报案。

  改分骗局有套路,金额多在2000元以内

  “几乎每年考试季,涉考诈骗都会出现高发。”江苏省反通信网络诈骗中心相关负责人介绍,不法分子利用部分考生存在舞弊侥幸心理,称可以通过黑客技术修改查分网站数据库信息,让考生汇款改成绩。若真实成绩通过分数线,便称是通过技术手段修改的结果,并作为“案例”继续行骗,若成绩没过便拉黑、玩失踪。而此类骗局能屡屡得手,也有骗子的套路在里面。“一般他们的诈骗金额不会超过2000元,在考生的承受范围内。”上述负责人说。

  警方揭秘,改分骗局一般分五步走。第一,不法分子通过各类渠道获得考生的姓名、手机号码、报考科目等信息;第二,向考生的手机上群发信息,称阅卷已经结束,考生有一门或是几门没有通过,自己内部有关系或可入侵成绩库,提供改分服务。由于不法分子向考生提供的信息准确无误,容易取得信任;第三,不法分子通常称可以偷改答题卡,后以电脑阅卷有误的理由修改考试成绩;第四,通过QQ与考生联系,并提供银行账号,很多付款采取预付款加余款的方式,余款在考试成绩公布后支付,进一步取得信任;第五,不法分子向考生索取的改分费用多在1000-2000元之间,汇款后发现成绩没有变动,骗子早已不知去向。

  涉考骗局高发,考生、家长勿有侥幸心理

  江苏省反通信网络诈骗中心的有关工作人员介绍,每年考试季涉考诈骗都会出现高发,“修改考试成绩”只是通讯网络诈骗的一个新花招,请广大考生朋友们千万不要上当。高考录取系统有全国统一的严密的认证加密体系及监督管理机制,请勿抱有侥幸心理。而像中考、期末考等,同样有一整套的防范措施,不会像骗子说的轻易修改。

  而且,通过非法渠道修改成绩,本身就是违法违规行为,即便真的修改了成绩,这一成绩也是虚假、无效的。而一旦被查知,考生还可能被处以取消成绩等处罚。在此,警方提醒广大考生、家长,切勿存在侥幸心理,不走“偏门”,不给骗子可乘之机。

  稿源:现代快报

2017年6月19日星期一

雅虎正式更名为Altaba

  Verizon收购雅虎核心互联网业务之后成立一家控股公司,名叫Altaba,从周一开始,Altaba开始在纳斯达克交易。

  Altaba的主要资产包括如下一些部分:阿里巴巴集团15.5%的股份、雅虎日本35.5%的股份。

  上周,Verizon收购雅虎资产的交易已经完成,价格44.8亿美元,雅虎作为独立互联网企业的历史已经结束,曾经雅虎的估值高达1000亿美元。

  雅虎上周五正式更名Altaba,现在股票的交易代号为“AABA”。

老汉强占共享单车:停我家门口就是我的

  近日,四川成都女网友蘑菇小盖爆料称,自己解锁一辆共享单车,但是却被旁边一位老汉抢走并拿回家里,还理直气壮的说“停我家门口就是我的”。

  随后,该女子劝阻称,这是共享单车,并不是私人的,谁解锁的应该归谁用。

  对女子的劝阻,老汉并不理会,并且似乎十分生气地狠狠拍了一下共享单车,继续把车往里推。

  女子继续劝阻:“这是我们扫的……”“这是共享的,这不是你的车…”然而车已经被老人推到了屋子最里面。

  ...

  对此,网友纷纷吐槽说,幸好中国银行没开到你家门口;还有网友评论称,不是老人变坏了,而是坏人变老了。

首家倒闭共享单车创始人:90%车已找不到

  近日,在共享单车领域有两则消息引人关注:一是摩拜单车宣布完成超过6亿美元的新一轮融资,创下共享单车行业单笔融资最高纪录;一是正式运营仅仅5个月后,重庆的共享单车运营商悟空单车宣布退出市场。

  6月13日,悟空单车的运营方重庆战国科技有限公司宣布,由于公司战略发生调整,自2017年6月起,将正式终止对悟空单车提供支持服务,退出共享单车市场。

  悟空单车创始人雷厚义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透露,退出是因为打不赢了,“我们拿不到顶级的供应链资源,摩拜、ofo都可以和全球最大的供应链厂商合作,而悟空单车合作的都是小厂商,产品品质上不是特别好,车子容易坏。”

  雷厚义告诉记者,他的经历十分坎坷,大一退学,曾在北大旁听和做保安,先后卖过房子、卖过电脑,直到近年涉足互联网金融。雷厚义感叹,“创业不要盲目追风口。风口不是追上的, 而要等出来的,需要在一个行业深耕,机会来的时候才会有所准备。”

  退出因为打不赢,90%的车已经找不到了

  公开资料显示,重庆战国科技有限公司是一家专注共享经济的互联网科技公司,主打“悟空共享单车”品牌,成立于2016年9月,注册资本10万元人民币,总部位于重庆。

  雷厚义在接受澎湃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因为公司采用合伙人模式,为避免纠纷,投资人的钱都已经退了,用户的余额、押金也已经全部退还,“悟空单车在重庆总共投放了1200辆单车,约一半投放在大学城,其余的投放在市区。但因为我们采用的是机械锁,大部分已经找不到了,找到的大概在10%左右。”

  “我们总共亏了上百万元。”雷厚义说,之所以选择退出的原因有好几个,“第一就是打不赢了,在资源上,头部效应非常明显,媒体资源、政府资源,都集中在前面几家企业身上。”

  “我们拿不到顶级的供应链资源,摩拜、ofo都可以和全球最大的供应链厂商合作,而悟空单车合作的都是小厂商,产品品质上不是特别好,车子容易坏。”雷厚义指出,公司现有模式已经运营不下去了,“车子是动的,车多一定要钱多。悟空单车原计划采用合伙人模式,通过农村包围城市来撬动共享单车市场,但项目自身没有盈利,说服不了城市合伙人。中国的中小商户,安全意识是很重的,看你还没有盈利,他们是不愿意出钱的。”

  所谓合伙人计划,就是招募个人或小商家以众筹单车的形式,解决资金和区域运营的问题,每辆车标价为1100元,个人或商家均可认购,未来可获得运营收益的70%。

  “还有一个问题,ofo在重庆这边基本上搞免费,搞得我们很无语。”雷厚义说。

  据透露,截至退出前,悟空单车有约一万名用户,每辆车每天平均使用频率在三到四次。

  “之前想过一些盈利的方法,比如车身广告,或者车上装一个显示屏,还有对大数据进行延伸开发。还想过和企业合作,将租车收入卖给企业,发给员工做交通补贴,例如10万元的骑行券,卖给企业只要5万元,企业再当做福利发给员工。”雷厚义说。

  从北大保安到试水共享单车

  和ofo创始人戴威一样,雷厚义也是90后,生于1991年,但相较于年龄,他的经历可谓十分丰富。

  2011年,雷厚义考上了大连大学机械设计专业,但只念一年他就退学了,“对专业不敢兴趣,想转专业学校又不批准,再加上自己想成就一番事业,就退学了。”

  此后他来到北京大学,白天旁听,晚上做保安。“上午睡觉,下午就去旁听学习。听了很多课,MBA、心理学、文学、物理都听。虽然不是很专,但对我的思维方式、心态格局改变很大。”

  接下来的时间里,雷厚义辗转到了深圳、北京、四川,卖过房、卖过电脑,还在亲戚的工厂帮过忙。2014年年初,雷厚义开始琢磨创业,最初想涉足社区O2O,但是没有成功,此后他决定学习专业的iOS软件开发。

  “但我是属于没有天赋的, 每天去得最早,走得最晚,凌晨3点还在肯德基学代码。”此后雷厚义先后在P2P平台、二手物品交易网站工作。

  2015年他回到重庆,在互联网金融领域创业,但前期进展并不顺利,直到2016年他们转型互联网流量分发,生意逐渐有了起色。

  2016年底,共享单车模式带给了雷厚义灵感,他当时判断这个事情能搞大且市场规模大,“但对后面的风险没有足够的预判。”

  雷厚义感叹,“创业不要盲目追风口。风口不是追上的, 而要等出来的,需要在一个行业深耕,机会来的时候才会有所准备。此外,行业最早那几家也是可以做成的 ,这是先发优势。后来的人没有十倍的兵力、资源就不要进去了,你做不大。头部资源太集中。”

  来源:澎湃新闻

中国无人机实名登记正式实施

  中国民航局披露,5月份,成都、重庆、昆明、西安、广州、长沙等机场共有19次无人机影响航班正常运行事件,共有326个航班受到影响,其中101个航班返航备降。民航局于2017年5月16日颁布了无人机实名制政策,截至6月12日,在无人机实名登记系统上注册登记的民用无人机达到4.5万架。 ????

  2017年6月13日,在中国民航局召开的第二次例行新闻发布会上,民航局航空器适航审定司副司长王京玲披露,截至6月12日,在民航局的无人机实名登记系统上注册登记的民用无人机,已经达到4.5万架,“这个数字应该还是挺振奋人心的,还是起到一定的引领作用。”

  对于无人机实名登记系统的信息安全问题,王京玲说,已经采取了严格的信息加密措施,对用户信息进行了严格的保护。所以,也请广大注册登记的无人机用户放心。

  今年5月,中国西南、西北、中南地区机场共有19次无人机影响航班正常运行事件,其中成都11次,重庆4次,昆明、西安、广州、长沙各1次,共有326个航班受到影响,其中101班返航备降,给安全运行和旅客出行带来影响。

  此后,中国民航局及地方政府出手整治,出台民用无人机实名登记等政策。民航局航空安全办公室主任唐伟斌介绍,5月份,通过民航系统和地方政府的综合整治,突出的无人机影响航班运行安全问题得到遏制,但无人机违规运行问题没有根除,需要继续治理。

  王京玲也提到,少数的无人机用户没有正确地填写个人信息。“我们也想借这个机会说,诚实守信是我们公民的义务和基本素养,作为在实名登记的过程中,应当如实填写公民身份证信息,填写虚假信息是一种错误的行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