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2月2日星期三

侯孝贤的电影《悲情城市》杂感

  今天我看了侯孝贤的《悲情城市》,这是台湾“教父”级的反映“2. 28”的电影。中国官方对于“2. 28”事件的说法是台湾同胞反对专制统治、要求民主的历史事件。看完之后,我知道现在中国的这种说法的确是可笑的。我不知道这个说法的来源以及其背后目的是什么,但从这个台湾人拍的第一部反映二二八事件的电影中我所体会到的绝对不是这些。

  “影片对于日本以极其明亮的灯光、夸张的唯美镜头来呈现宽荣对于日本友人的回忆,以及日本少女为青春的美而自杀的故事等对日本的刻划。这样刻意美化的描写日本文化以及与台湾人的情谊,无疑是强烈暗示台湾人对被日本殖民时期的‘美好回忆’。另外,日本籍校长小川先生以及他的子女在片中乃是宽美与宽荣亲密的朋友,而不是一般刻板印象中凶残的日本殖民者。小川校长的拒绝遣返日本,以及小川静子在致送宽美离别礼物时所表达的依依不舍之真情,皆表达了台湾回归‘祖国’时,所必须被强迫放弃的五十年来多少已经融入台湾人民的生活中的日本文化影响,以及彼此人民间私下建立的复杂关系。”(林文淇:《悲情城市》中的台湾历史与国家属性)

  说得更明白一些,也就是说表达了已经被完全“奴化”的台湾人在回归“祖国”时,所必须面对的失去主子所带来的复杂的心里变化。

  当然,没有人否认台湾人的确受到了很大的外部伤害,并且这些伤害大多是国民政府带来的,但是与大陆人这一个世纪来所承受的痛苦相比,台湾那些算的了什么呢?但是台湾人是怎么理解这一切的呢?

  在《悲情城市》中有一个非常有意义的镜头,台湾本省人在暴乱中,用日语盘问路人是哪里人,如是大陆人则一拥而上乱棍群殴。

  这就是台湾,一个刚刚和大陆统一后就迫不及待地反抗祖国,妄图回到“美好”的日本殖民时期,无论以什么样的理由来解释,这些台湾的历史和台湾人都令我感到愤慨。

  是的,台湾人背叛了中华民族,这是很多当前的大陆人都难以接受的,蒙古人、朝鲜人、越南人都可以背叛中国,我们没有任何怨言,因为他们毕竟是异族,但做为同宗同脉的台湾人的背叛,对于中华民族内心的打击可以说是致命的。

  当然,把一切都埋怨在台湾人身上,也是不公平的,中国近百年以来的确没有一个像样的值得钦佩的好政府,他们大多都拼命地搜刮民脂民膏、鱼肉百姓,和日本的统治相比实在相差太远。这当然是制度造成的,日本在明治维新前不是和中国一样腐败吗?日本可以用三十年的时间建立一个好政府,中国人难道比日本人笨吗?虽然我不认为这样,但现实却是令人羞愧的。

  台湾的问题是中国和日本造成的,中国的问题是中国自己造成的,中国没有走向日本明治维新的道路也是有很多历史原因的,我们都感到很遗憾,这个结果是任何中国人都不愿意看到的。但如果籍此就反对中国而认同日本,却是很不理智的表现。更有甚者,把自己当成美国、日本同中国谈判的筹码,处处充当反华势力的急先锋,甚至要挟对上海、香港、三峡等进行武力攻击,这就更难以赢得中国人的心了,反而使得台湾原来所拥有的“道德优势”消失殆尽,令人慨叹和惋惜。

city_of_sadness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