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月11日星期日

为什么开源软件没有桌面用户

  几乎每一年,专家们都会宣布开源软件的时代即将到来,企业们将要纷纷放弃Windows。然而年复一年,我们都没有看到任何进展。Linux统治了服务器,但桌面份额长期徘徊在1%上下。相比Windows,开源的Linux桌面免费、安全,很少会感染病毒,但为什么开源软件就没有多少桌面客户呢?

  首先说一下,它自身的原因吧,我觉得第一原因就是内功不行,开发力量薄弱。

  听说gimp低潮的时候只有三名发开者了,能存活下来就不错了。gnome也只有几个核心开发者,却有着宏伟的目标,它还要开发手机及平板系统。总之,我感觉它们脑袋进水了。也许就是就理想吧,别人觉得你有病,你觉得在为自己活,找到了真正的自己。我觉得它脑袋进水了,它觉得我脑袋是空壳。一个没有开发者的软件是无源之水,无根之木,注定死绝。开发者社区固步自封,元老偏执已见,gimp大约大去之日不远矣。绝对的权力要不就是疯狂,要不就是毁灭,gnome也会是一样的结局。

  一般来说就是不想用,不能用,不敢用。不知道怎么用,用起来很累;想玩游戏 它没有,想购物它不支持网银,不能用;公司里用商业软件出了问题有售后,要是用开源出了问题,责任由那个建议使用开源的人承担,不敢用。这样下来就成了一个小众化的系统啦,99%的人都没有听说过。

  第二个原因是小众化,没有形成自己的用户环境。

  对于一个没有用户的系统,或是软件,我想银行网银,游戏,工作软件都不会来支持它吧。用友的财务软件输出的时候只支持excel,电信通讯簿只支持excel导出,像我的电脑中只有libreoffice,哪我只有自认晦气了。用户少容易被孤立,结果更糟糕。用户少,没公司开发,于是用户更少,更没有公司愿意开发。就像大家所说的恶性循环一样,你跳不出这个囚徒困境。

  第三个原因就是外部环境的排斥。

  商业软件巨头的恶意排斥,以前思科,后来的微软,然后微软索尼苹果公司的专利联盟,反正是没完没了。人生在世最怕的就是纠缠不清,商业之间的官司也是如此。其实也不用理会,反正没有什么法人站在前边,都是一个自发的组织或个人。如果是基金会提倡的基金会自然也会有法律高手相助。

  行政部门包括大学的本性排斥。天巢行政部门的网站、软件都是外包给一些技术和责任心都不太好的关系户,你用开源系统根本就没法正常浏览它的网站,安装它的软件。美国总统网站都是用开源软件,天巢的网站都不支持开源软件访问。可是这些单位的网站又是你必须访问的,资料传递软件下载必不可少,除非你公司不想开了。

  简单来说,开源系统错失了先机,接着应用软件开发不济,中途又遭遇劫杀,现在不死已经是幸运了。大家审时度势都选择了对自己短期内最有利的方式行事。

  第四个原因就是利益最大化。

  一切都是因为利益。当我为了最爱的人放弃一切的时候,我也是为了自己的内心幸福的需要。当我们可以在网上下次盗版软件并可以顺利安装,只是浪费了不到一元的电费时。谁还去买几万美元的adobe,更不要提几十万美元一套的autodesk软件。这些美国公司不会派人跑到我们家人搜查我们的电脑,也不会跑到一家只有几十个人的公司寻找侵权的证据。版权行政部门也不会到你公司,也不会给你行政处罚,如果非要买正版,我只能说你脑袋有问题。

  商业公司也是如此,明明微软公司可以把所有的连在线上盗版系统全部关闭,可是它就是不关。你不买正版,它就给你盗版使用。它要入侵你的大脑,影响你的思维,培养你的习惯。你,最后成了微软的人。这一切,都是为了利益最大化。比尔盖茨说过,你们早晚会还的。

  我觉得开源桌面失败的主要原因应该是内功不行吧。至于为什么内功不行,我也不知道,也没有人告诉我答案。也许是无利不起早吧,也许是专利的扼杀吧。也可能人不想让其它人知道自己的代码,借此谋取财富吧。一味的付出,意味着失去,而不是得到。所以我们在付出劳动之前就要谈好薪水,在相亲的时候就先问问条件。世间的事,谁又能说个明白,有时候为财忘义;有时候为义弃财,有时候若为自由故,两者皆可抛。情仇爱情,没完没了,伤已伤人。也许到了情也空空爱也空空的时候,自由都成了一种伤害。历史不会重演,原因总会不同,想这么多做什么呢?多说无益,多思伤脾。

  谁导致了开源的现状

  一、我们自己

  是谁造成自由开源的失败,服务器20%,桌面2%的市场占有率我至少没有勇气说是非常成功的,我只能说是失败的。我们这一切最重要的原因缘于我们自己封闭的内心,好逸恶劳的作风,还逐渐消耗殆尽的好奇心。为了效率,为了舒适,是我无法使用脑残的自由软件。当我突然发现一个好的软件blender,我却无法使用,我的思维和逻辑已经被autodesk maya 占领,我去用maya的方法来用blender,因为我不知道正确的使用blender的方法。这让我感觉blender如此糟糕透顶,远离了它,结果到死也不会再使用它。

  我封闭了自己内心的双眼,看不到太阳的炙热的光芒。在痛恨黑夜的寒冷和黑暗的折磨,我无法停止内心的骚动,想冲进太阳的怀抱。太阳像一个火炉热情地拥抱我,而我早已经在冷若冷霜的暗黑世界成了像蛇一样的冷血动物,无力承受它四射的光芒。也许我可以怪盛夏的太阳不够温柔,但更多的原因是我们的心肺早已经冰冷。

  在2007年我使用opensuse时,我发现它的主页如此陈旧,我去修改它完善它,然后我现这项工作如此无聊。当我不明白的时候,我觉得它比相对论还难懂,当我明白它了之后你再让我打字去说明这个问题是怎么样一回事情时,我觉得这对我的灵魂是一种折磨,实在太无聊了。需要的时候我来了,不需要的时候我去了,吸收了别人的成果,我不曾留下一点点回报。

  哪些自由软件的大牛,凭借一已之力,在教育并不公平,知识很难分享的黑暗地球上奋力呐喊,响彻夜空,却无几人梦醒。是呐喊者的悲剧,还是我们用户的悲哀?我坐在牛背山的远观云海,这里没有人的足迹,夜晚早已经来临,星星比繁华都市的明灯还亮丽,天空如此蔚蓝,我的心却看不到远方。在生存的无奈中,在自由软件的无奈中,我找寻不到未来的长河将流向何方!

  也许自由软件让你感觉如此地不自由,然后你放弃了自由软件,并不代表你失去了自由,也不代表你得到了自由。当你付费后你似乎可以在私有软件中自由。现在的天巢人都选择了中间路线(盗版)。有点知识的知道自己是不是在用盗版,更多的人并不了解盗版。而且私有软件确实有太多的地方好麻烦的,就像你买了一台电脑自带正版系统,可以有一天硬盘完全坏掉了,回天无力,神仙难救,这时你买了一个新的硬盘,可是你并没有品牌机并没有随主机赠送安装光盘。其它品牌的安装光盘又拒绝你的主机访问,你别无选择,只好和盗版天天亲密接触。明明可以把安装软件随意下载,然后随品牌机送出序列号,输入不同的序列号并结合硬件等级操作系统组建不同的使用环境,但是有些软件下载真的好麻烦。所以全世界都使用盗版,自由开源软件都嫌麻烦,私有软件要付钱,付过钱之后也是麻烦不断。杀毒、清理也是浪费多少生命啊,并不比开源浪费的少。

  还有最重要的一点在天巢特别严重,那就是天巢人的思想单一,向往权力。天巢有过一个人类历史上光芒四射的时代,哪就是春秋战国。一个大国分崩离析,山头林立,割据四方。各路才子佳人自由流动,开派立宗,思想就像脱缰的野马永远奔腾在人类历史的星河;各国诸侯远交近攻,合作纵横,结晶成智慧的成语典故,虽然我们不了解却天天在使用。看看历史真是无限感慨,孙中山开创民国,把民众的自由迁徙权写进了宪法,后来诸多军阀上位都一直把迁徙权写进写进宪法。天巢新立后,也写进了宪法,后来怕农业荒废,禁止入城。到1970s,就直接从宪法中删除了。想要禁锢人的思想,先要禁锢人的双脚。

  多极的社会,多元的思想,是既得利益者眼中的癌症,虽然还没有发病,它们也在为此提心吊胆,坠坠不安。杯弓蛇影,我们讲的自由不是社会的自由,只是知识的自由。可是私有软件公司起诉它,私有集团不欢迎它。焚书坑儒也好,独尊儒术也罢,实际上都是扼杀人的思想,剥夺人的选择。你只能选择向左或是向右,你不能选择向前或是向后。平民也喜欢在日常生活中统一别人的思想,而置事实和真理与不顾,在他们的生活中辩论的成败是重中之重,它们从来不追求真理。思想是一种毒药,教育是一种枷锁,经验是一个镣铐, 中了剧毒的我们在披着枷锁带着镣铐舞蹈。拥抱Linux就是对智慧成果共享、自由的追求,这是一种信仰,你无法亵渎它,说linux必亡的人如同信佛的人说没有耶酥一样。

  二、利益集团

  纠缠不清的除了爱情,还有就是利益。天下攘攘,皆为利往。多年来微软、思科好多私有巨头倾尽全力地扼杀自由开源软件。没有无缘无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无非就是自由开源软件正在对它形成威胁。2010后这些巨头开始拥抱开源,其实也是无奈的选择,向开源软件�透以保持自己的优势。当然对于这一切开源世界是应该欢迎的。

  webm还没有人投入使用,专利联盟都要群起攻击了,最后几年过去了,也只有谷歌自己敢用。也许因为这些专利联盟是行业的先行者吧,像数据库,建站等软件技术就没有专利联盟攻击。幸运的是在几大势力的强势围攻下,开源阵营杀出重围,保留了革命的火种。

  三、官方组织

  很多人希望天巢当局强力推广,错错错,莫莫莫。当局强制,无人会用,需要人教,缺少老师这也是一系列的麻烦。最要命的人是,压根都没有人想要推广,人们看到我用自由开源软件都以为我有病。wifi是个1000个亿的市场,导航是一个10000亿的市场,试问软件行业又是一个多少亿的市场。放弃微软就等于拒绝了autodesk,adobe,corel还有很多我不知道名字的公司,如果天巢全镇总动员,我想这也是不符合自由贸易市场的原则的吧。为了一个wifi天巢几经败阵,何况现在想灭亡了微软。在理想主义的坎坷大道上我们不能把希望寄托在对内强硬对外软弱的天巢上层人士,正所谓道不同不相为谋。

  建管局上报数据的软件,税务局上报数据的软件,统计局上报数据的软件,不要奢望它支持开源系统,它连非IE都不支持。你想买张火车票,哪你就必须用IE+windows。希望以后可以用安卓。假如这些行政单位全部只支持开源系统,工作效率估计要提高很多。哪至少会有1000万台电脑被安装上开源系统,估计这个时候wto就有强国来投诉天巢了。支持多种系统?天巢人有这么好学吗?

  大学,青年才子的聚焦地,智慧的摇篮,上个网都不支持开源系统登录,写个文章也不支持开源文档格式。天巢之不幸,可见一斑。

  让理想实现总是要付出代价的,“中外变法,无不流血,而中国之当代之变法,无一人流血,有之,则从吾始之。”不要它妈的像个废人,又想老公帅,又想老公有钱,又想得到老公的爱,自己却像一个废物,无学不术,不劳而获,好逸恶劳,所以我们要把使用linux的痛苦留给自己,把使用linux的快乐留给后来人,不要他妈的像个女人整天谈事业,上班都不想去。我不下地狱,谁下地狱,我不用linu谁用linux, 。

  来源:投稿,libreoffice fedora 作者:故乡南。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