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0月9日星期三

我们是否正在见证Ubuntu的没落?

  历史总是在事件发生数年之后才被书写。但当自由软件历史的记载最终完成时,我确信去年将被标�为Ubuntu没落的开始。

  起初,这个想法看起来似乎十分可笑抑或是怀揣恶意。你可以发现Ubuntu的爱好者们依旧为项目的每一点变化而��,而记者仍毫不批判得记录着创始人Mark Shuttle的每一句话。

  社区主管Jono Bacon正致力於为Ubuntu Touch移动操作系统建立一个应用开发者社区,Ubuntu的商业性机构Canonical时不时宣布一些使其声誉上升的消息,例如与中国政府合作以开发一个国家级的中文操作系统,以及被选中在Linux上参与分发Steam游戏平台。

   以上这些都无法掩饰Google趋势上单字"Ubuntu的搜索量剧烈下滑的事实。同样的变化也发生在除了Android与Mageia外的其他主要上。然而,没有任何一个其他的发行版下降得同Ubuntu一样剧烈——仅为2007年10月份搜索量的一半,位於自2006年6月份以来的最低点。Linux发行版

  疑虑不止这一点。Ubuntu与Canonical正逐渐将其从Shuttleworth一度想要领导的自由软件社区孤立出去。去年,社区不断表示至少其中一部分感到被削弱了。

  最糟的是,在过去的一年里,随着一个接着一个计划的失败,Canonical的盈利能力显而易见得下降了。所有这一切似乎都显示出组织正处於混乱之中,并且很难纠正——如果还可以纠正的话。

我们是否正在见证Ubuntu的没落?

  好坏参半的孤立

  去年与Ubuntu的头一年形成了强烈的对比。在2005至2007年间,Ubuntu是Linux桌面最新且最有力的希望,批评也大多被限定在了那些认为Debian并未给予足够信任的人以及怀疑一个古怪的百万富翁的动机上。

  在这些早期的岁月里,Ubuntu在改善桌面的可用性上做了许多努力。最显而易见的大概就是多国语言的安装支持和键盘区域的切换。这些现已成为所有主要发行版的标配。

  然而,Ubuntu和Canonical渐渐得将其与自由软件社区的主流相孤立。Shuttleworth提出的的关於项目整合其释出版本的提议书以及对可用性的夸大描述大多被忽视了。由於对GNOME开发速度的不耐烦——以及,可能是将其视作GNOME社区的傲慢——Suttleworth开始开发Unity界面,一个令他�迷的设计项目以至於辞去CEO职位来监督它。

  Unity和其他细节迅速成为Ubuntu新版本的重心。如果有时版本更新的打包慢於以往,很少有人会注意到Canonical强加的一些变化,特别是给予设计团队针对Ubuntu社区的一票否决权。

  然而对於所有针对Unity开发的努力,结果显而易见。这些花哨的设计更适合於移动设备而不是工作站和手提电脑。根据Distrowatch提供的数据,只有11个发行版默认使用Unity界面,尽管由Ubuntu衍生的发行版有79之多。其他主流发行版大多不提供Unity,更没有致力於改进的了。

  同样的事也发生在Upstart,一个在Ubuntu上的替代Inti守护进程的项目。较近期的则有Mir,一个Wayland的替代品。这些项目的目标似乎是打算替代X Window系统。

  尽管两者都遵循自由软件协议,Canonical通过一个贡献者协议实际控制着这两个项目。该协议宣称所有权利由Canonical保留。

  也许就是由於这个原因,Intel最近宣称不会支持Mir。在过去的四年里,Ubuntu和Canonical从自由软件社区的一个受欢迎的成员变成了一个在遵守自由软件协议的同时却却破坏其精神的独行其是的团体。似乎没有多少人打算支持他们。

  扰乱秩序

  Canonical越是孤立於自由软件社区,它就越是企图对控制Ubuntu社区。

  这种行为被广泛得认为是为了增强公司的盈利能力。尽管Canonical作出支援及合作公告的速度很快,这些公告却甚少提及公司的经济价值——运营9年以来任何值得报告的好消息都难以想象得被省略了。但是,无论出於什么理由,Canonial正在日益强加决定於Ubuntu志愿者社区上而不徵询他们的意见。

  许多决定都过於斤斤计较。这些决定的范围包括了从不支持一个完全遵循自由软件协议的Ubuntu版本以及一个基於KDE的Ubuntu版本到标题栏图标的定位和HUD菜单介绍的位置。

  然而,同许多争议一样,这些具体事例同社区关系比起来不值一提。不同於Canonical, Ubuntu的每日运作更接近於任何其他的自由软件项目,拥有讨论和谘询的规范守则。一个Canonical�员处於顶点且拥有决定权的等级制度的引入即便是在事务得以礼貌解决的情况下仍会造成许多冲突——而往往礼貌解决是不会发生的。开放的讨论环境消失,取而代之的则是Canonical以“为了让Ubuntu成功的大局”名义驱迫,压制社区。

  矛盾爆发於2013年2月,随着一些Ubuntu的长期贡献者开始公开质疑他们的角色和作用,许多人开始考虑退出(尽管实际事实上只有一个人这样做了)

  有些这些不满的早期迹象被Jono Bacon的外交手段所平息,然而短短几个月后随着Ubuntu主页上一个社区链接被移除这些不满再次爆发。

  再一次,Bacon设法平息了争端,并且——作为一个局外人所能讲述的——这个社区从此“安静”了好几个月。但是,由於Canonial长期忽视大多数的Ubuntu社区,这些社区长期以来聚集的矛盾难以同时消除。又一场贵圈真乱的发生不过是时间问题。

  迷失目标

  无论Canonical是否相信Ubuntu的分发有利可图,毫无疑问的是早期的一些分发尝试应当已经提醒公司赚钱的可能性之低。但Ubuntu这些年的磨练表现出Canonical希望——或是曾经希望——去达成这不可能之事。也许Canonical简单地将高品质的分发看作实现伟大目标的必要一步。

  无论如何,在Unity上耗费如此之多的精力似乎是一种心烦意乱的表现。至今,Canonical表现出的缺乏商业规划阻止了任何有可能的盈利机会。

  根据一些未被证实的传言,有可能是在线存储,一个音乐商店,商业广告之类的项目在短期内为Ubuntu的开发提供了资金。然而,如果是这些使得Ubuntu得以盈利,没有人提到过这一事实。通过使开发者在线举行会议以节省开支而不是让人对公司提供节约开支的建议,没有人能得到好处。

  同样重要的是,这些行为可能会造成其他问题。举例来说,广告轰炸导致人们产生关於个人隐私的疑虑,Richard Stallman将之称为间谍软件。这些广告同样也是社区不满的原因之一。

  目前为止Canonical已经花费了一年时间以求解决隐私问题。然而,细节的缺失意味着人们仍被强迫信任Canonical。

  其他的一些副业,例如Ubuntu TV,仍未推出成品。目前,Ubuntu的主要战略似乎是要成为多种规格产品的整合,但试图打入业已饱和市场的举动似乎十分暧昧。Ubuntu Touch界面预定将随13.10版本环境於10月释出,但是如果任何手机制造商推出内置该系统的产品的话,Canonical即在为释出日期而节约公告。

  最糟的是Ubuntu Edge的筹款活动,一次通过众筹推出手机的尝试。如果成功的话,Canonial将有可能被公认於市场中拥有一席之地。

  然而,在活动的最后,3200万美元的筹款目标仅有四成达成。Canonical试图乐观看待,主要是因为这次众筹活动让他们大出风头。但既然这个结果意味着Canonical在未来潜在的商业合作伙伴中的声誉受损,这个解释很难接受。Ubuntu Edge的失败使得Canonical的商业计划更加前途无望。

  等待下次机会

  以上这些并不意味着Canonical和Ubuntu将在一夜之间消失。任何衰退都才刚刚开始,仍有恢复的机会。新面孔的介入,甚至是坚定决心的内部改革都能使得Canonical和Ubuntu挽回颓势。也许倾听Ubuntu社区同样会有所帮助。

  这些问题依旧提醒我们,在九年的努力之后,Canonical和Ubuntu仍未取得成功。Linux桌面的主要贡献者处於还未成熟,他们也没能够帮助自己实现最近的改革——那些孤立自由软件的聚合。对其混乱的总体印象仍持续加深,而这些混乱会加速衰退。

  就算没有变革,Ubuntu和Canonical仍有可能持续他们之前的声誉,尽管Ubuntu Edge活动的结果表现出前途茫茫。但Canonical和Ubuntu似乎正在远离他们早些年的领军角色。

  无论他们是否能逆转衰败抑或是通过不确定的慌乱行动加速颓势,观察其接下来几年的发展依旧令人兴致昂昂。

  来源:投稿,中文翻译:Wang, Shengfan,作者:BRUCE BYFIELD

  原文链接:Are We Witnessing the Decline of Ubuntu?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