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9月16日星期日

谷歌反对阿里云:不兼容将毁掉Android

  据新浪科技报道,谷歌高级副总裁、Android系统创始人安迪·鲁宾(Andy Rubin)今日在Android官方博客上发布声明,称Android发展过程中的不兼容将毁掉这个系统,“尽管Android完全免费,但只有兼容设备才能充分享受整个生态系统带来的益处”,“为同一个Android平台添砖加瓦,而不是推出一大堆不兼容版本”。

  他同时在Google+上发布了这篇声明,并解释了背景:

  我们很惊讶得知阿里首席战略官曾鸣说“想做中国的Android”,而事实上阿里云正是基于Android的运行环境,即,显然他们是由Android衍生而来。

  根据我们对apps.aliyun.com上应用的分析,此平台试图兼容,但最终未成功。

  兼容Android很容易。“开放手机联盟”提供了所有的工具,以及指导如何做的细节。请看以下博文,解释了我们对于Android兼容性问题的思考,这关系到我们努力想建立的生态系统:

  声明全文如下:

  我们在开发Android系统时,希望它成为一款开源移动平台,免费提供给所有人使用。2008年这款系统发布时,即遵守Apache开源许可协议;从那时起,我们一直依照同样的协议进行研发和创新。所有人都可以从source.android.com获得这份协议。这种开放性使硬件厂商能够定制Android,提供新的用户体验,驱动创新,扩大消费者选择范围。

  作为这一开放平台的首席开发者和守护者,我们意识到,自己对应有开发者负有责任:他们采纳了Android,并耗费精力为之开发软件。每位开发者都在推动Android的进步。这是因为当他们为Android开发应用时,整个平台会变得更好,对消费者的吸引力也会更强。开发者推出的Android应用越多,才会有越多的消费者受到优质软件内容(如《水果忍者》和谷歌地图)的吸引,购买Android设备。而越多的消费者选择Android手机和平板电脑,开发人员才能获得更大的受众,应用销量才能更高。这一战略能够实现“三赢”:开发者卖出更多应用,硬件厂商卖出更多设备,消费者获得更多功能和创新。

  用生物学的术语讲,Android有时会被称作“生态系统”。用经济学的术语讲,它被称作“良性循环”,亦即通过反馈链条不断提升自身的事件集合。在这一循环中,每次迭代都会产生“正能量”。它会持续向前发展,直至某个外力介入并打破循环。

  我们最初在设计Android和“开放手机联盟”时,就是希望创造一个“良性循环”,让生态系统的每一成员均能获益。我们详尽考量了哪些外部因素能够削弱整个生态系统,并意识到一个重要的外部因素是:Android部署过程中出现的不兼容。原因如下:

  假定这样一种情形:每款手机的Android系统都略有不同。比如,谷歌地图在一款手机上运行正常,却在另一款手机上运行极慢。举个例子:Android部署了一个API,能够在手机屏幕上没有活动时,通过休眠几毫秒的时间节约电池电量。这一原型API的功能类似于SystemClock.sleep(millis),“millis”是休眠的毫秒数。

  如果一家手机厂商以错误的方式部署了SystemClock.sleep(),并将括号内的参数设定为“秒”而非“毫秒”,那么手机的休眠时间将是最初设想的1000倍!这家厂商推出的手机运行谷歌地图时的表现将非常糟糕。

  如果由于兼容性的障碍,Android应用在不同设备上表现不一,那么消费者将离开生态系统,而开发人员将紧随其后。这意味着良性循环的崩溃。

  我们从未恪守“一种屏幕大小就足够”的信条;因此,我们提供了免费的“兼容性测试套装(简称CTS)”,在保证开发者和消费者不必担心兼容性的同时,让设备厂商实现差异化。CTS是一套软件工具,能够对平台进行测试和检验,确保(如上例)SystemClock.sleep(millis)的休眠时间仅以毫秒计。与Android一样,CTS同样遵守Apache开源许可协议。

  尽管Android完全免费,但只有兼容设备才能充分享受整个生态系统带来的益处。通过加入“开放手机联盟”,每一成员才能为同一个Android平台添砖加瓦,而不是推出一大堆不兼容版本。感谢“开放手机联盟”的85家成员,是他们帮助我们建设Android生态系统,并持续驱动高速创新。感谢他们的支持,是他们让Android生态系统拥有了逾5亿部兼容设备,而这一数字仍在不断增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