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1月25日星期五

感恩与复活,纪念饭否回归一周年

  昨天是感恩节。虽然是个洋节,笔者还是很喜欢这个节日。相比情人节,万圣节,圣诞节之流,印象中只是各大商场,悄然把商品提价之后进行大促销的时机。

  感恩,和阳光的人在一起,心里就不会昏暗,和善良的人在一起,自己就会多一份包容,和进取的人在一起,行动总是在路上。人与人之间也是这么交融而奋进。感谢身边的很多人,感谢自己。当然在这个国度,你得首先感谢国家。

  这个国家的神奇之处,就是有时候感恩节,同时也是复活节。昨天,看了饭否团队的回归纪念博客。慢慢的感恩,来自于复活一周年之后,如同,一个被冤屈的可怜虫经过狱中的时光重获自由的那种感激。

  前世今生,只是一个劫

  那么饭否是什么,他有着什么样的传奇?织微博,早已不是新鲜事了。广告或者银屏,到处充斥着新浪微博,腾讯微博身影。甚至有人觉得微博带来信息时代的革命,带来了言论的革命。诚然,新浪微博的影响力,因其名人效应,着实让人体验到围观改变中国的那股幻想。而在此之前,在国外兴起twitter的时候,确是饭否,嘀咕,做啥,那批人,最早进入了web2.0的微博探索。

  2007年6月-7月,饭否新增@功能、收藏分享功能、彩信发布功能和Flash插件。

  2008年12月-2009年2月  提供自定义模板、全站搜索、回复等功能,改进@功能和Flash插件,更新API,去除Logo“测试”字样,网站测试阶段结束。

  2009年4月-5月,饭否排行榜上线,饭否拍拍发布,新增饭否热词和博客导入功能

  从饭否的发展时间表,可以看出一个团队在捕获产品和本地化所做的努力。同时也造就了一批忠实的用户。每天开饭,嬉笑怒骂,百态人生。他们从不乱发脾气,心里藏着掖着只跟饭否说,像树洞一样交心。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也在这样的平台之中,嘀咕着对方做啥呢。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网络空间也逃不出这样的法则。聊天总要有话题,因而会产生很多小组或者圈子。饭否的圈子,有很多同时也是twitter的圈子。由于中国的特殊国情,饭否就像是那道“墙”的一座桥梁,讨论,调侃,讽刺当今社会。批判继承,出谋划策,一批人意气风华的构想着社会,侃侃而谈。

  然而,言论就是火药一样,爆炸之后,后果无法填补。

  2009年6月3日-6月5日,中国互联网维护日,网站暂停服务。

  2009年7月7日,饭否全站无法更新消息,私信功能并没有被屏蔽。

  2009年7月8日 零点之后,饭否首页无法登陆,16时48分许,饭否各域名无法解析,所有服务器被关闭。

  2009年7月22日,中国大陆饭否同类迷你博客网站叽歪和嘀咕也被关闭。

  2009年8月11日,饭否团队在其博客上承诺“会带着一个更好的饭否回来”。

  2009年9月2日,百度饭否贴吧被关闭(叽歪吧和嘀咕吧也同时被关闭),百度百科上的饭否词条被删除,豆瓣网上的“饭否”、“饭否官方”、“饭否观光团”“饭否话痨圈”等相关小组被解散。

  2009年10月20日,饭否团队在其博客上表示“停了105天,走了2位同事,但我们还在,饭否会回来。”。

  2009年10月22日,饭否团队博客无法访问。

  饭否的言论尺度一直很大,言语之中,就像炸药一样,随时潜伏在权贵的耳根。于是他们害怕了,他们不能忍受这样的夜长梦多。6月3日-6月5日,由于历史原因,被中国网民称之为中国互联网维护日。有关部门在百忙之中,会抽出很多人力,帮助各大网站进行维护。而饭否坚持自己维护和不接受审查的信念,早已成为有关部门的眼中钉。那一年的那个月,新疆有点小热闹,饭否有点大热闹。像人们常说,暴风雨之前是很平静,正如,风暴过后往往又会恢复平静,甚至静得像一滩死水。饭否没有顶过那个风暴,倒下了。饭否被死亡。

  就在很多人扼腕,饭否团队坚持会回来,可是却在王兴带领下,开创了美团网。而新浪微博,一天一天前往王者的道路上顺风顺水,腾讯也虎视眈眈的追赶。那个饭否,人们茶余饭后的那个饭否,你在哪里?

  廉颇老矣,尚能饭否

  终于,等待不是一种谎言,去年11月25日,饭否正式恢复运作。但是还是封闭注册,之前的用户数据都还在。也在这样的情况下,饭否发服务器被数据流挤爆了。到底有多少人开始欢喜饭否的回归?

  就在饭否回归一周年的时候,著名的微博同步平台Follow5被关闭。其团队博客写下了关闭的惋惜。而业界几乎都统一意见,这样优秀的团队是不会被击倒,哪怕那股“神奇”的力量。

  在中国,可悲的往往不是书生口中的民主与自由,私以为,那些东西都只能存在书本之上。每当想看看网页,浏览器渲染了N久之后,出现了连接重置,听闻一个神奇的网站,google之后发现根本不存在?怎么都觉得像桃花源记里面的村民,不知有汉,无论魏晋。当你写好一篇心情博客,发布之时,竟然显示有非法词汇。这与民主无关,至于你觉得是否合理,决定了这个国家今后的命运。

  经常和一些人讨论技术问题之时,说的国外的某些技术和应用,正想围观,连接被重置。进而讨论翻墙的问题和经验交流。很多人觉得乔布斯改变了世界,其实在中国,校长也改变了国人对于网络的应用。技术,社会的进步,总是伴随着压制独裁的反抗。此时,我明白了陈丹青所言:我反感这样的国度这样不合理制度,却又觉得这是青年人应该承受的,很矛盾。

  为了突破那道墙,技术上确实不难,困难的是推倒那堵墙,那堵隔离了人,隔离了社会的专制之墙。自然而然,一次次技术讨论,演艺成为政治诟病。道德经有言,“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圣人不仁,以百姓为刍狗。”当权者不顾百姓生活,百姓只能苟且偷生。然后,“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翻墙实属被逼无奈,如同上梁上也是走投无路。如果网络高速路畅通无阻,谁会乐意去折腾那些命令和管道。

  总之,日子一天天过,电视里,报纸中,表面上一片祥和,国泰民安。而社会现实,是暗流涌动,还是风声鹤唳。一切都在哪儿,不远不近,不明不白。能做些什么呢?不知道,我只知道,我只有推一下那堵墙,然后挪动一点点,一点点足矣。

  感恩于这个国家曾经的辉煌,感恩这个朝廷曾经的“解放”,我更期待这个民族真正的复活!

感恩与复活,纪念饭否回归一周年

  “善恶模糊纷杂变幻的世界里,不是每一场等待都是无疾而终。”

  来源:读者投稿,作者:人世间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