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6月24日星期五

阿里巴巴控制权龙虎斗

  支付宝控制权之争正向着武侠小说的方向演进,马云、巴兹、杨致远、孙正义这些当事人纷纷交手过招,而国内的媒体人、评论人、互联网从业者纷纷就此事发表自己的观点。最高兴的莫过于媒体了,一向媒体形象光鲜亮丽的马云、阿里巴巴也会有如此手忙脚乱的时候,埋藏其中的新闻价值更是让记者们提高了鼻子的警觉度,于是便不断有各种猛料出来刺激大家的眼球,胡舒立大姐更是专门写了一篇文章评论该事件。媒体高兴了,不明真相的群众高兴了,至于雅虎、软银与马云的心情估计都是百味陈杂,于是有了马云与胡舒立的短信门,也就有了阿里巴巴召开的媒体沟通会。

  支付宝的控制权之争,实质上是由于地位变迁、失势易时、改天换地之后的一种必然结果,体现的是强势职业经理人掌控下的管理层与大股东之间的纷争,无论马云是有意为之还是被迫为之,这一冲突必然都会在某一个时间点爆发。即便杨致远现在仍然是雅虎话事人,孙正义仍然对马云保持善意,但是实质上他们是商人,需要对公司业绩、股东权益负责。

  六年前的时候,雅虎年度营收近40亿美元,市值更是高达近500亿美元,彼时的阿里巴巴尽管在中国市场玩得有点起色,但当时的营收不过才数千万美元,那时候阿里巴巴是小弟,雅虎是带头大哥。雅虎投10亿美金加上雅虎中国,对于当时的阿里巴巴来说无疑是傍上了大款,尽管雅虎成为了大股东,但是阿里巴巴并不担心雅虎会对自己下手,自己那丁点钱在人家雅虎的眼里没准根本就看不上眼,一个月入百万的富翁难道会去抢一个乞丐?这比喻虽然不大恰当,但就是那么个意思。

  马云高估了雅虎,也低估了自己与阿里巴巴,在这五六年时间里发生了太多的事情,雅虎彻底结束了在中国的业务全部打包给阿里巴巴,雅虎在美国的市场份额被逐年蚕食,而阿里巴巴则因为淘宝、支付宝这些涨势喜人的业务跃居电子商务前列。雅虎2011年Q1营收比去年同期下降24%,市值一度缩水至200亿美元,这其中还多亏了包括阿里巴巴、软银在内的亚洲资产的贡献,而阿里巴巴如果旗下淘宝、支付宝上市那么机构的估值高达500亿美金。

  当年的大哥变成了穷光蛋,当年的小弟变成了大财主。这个时候阿里巴巴难免害怕雅虎在某一天因为利益会对自己下黑手,命运操于人手的感觉始终不好受,而雅虎则害怕阿里巴巴脱出自己的控制范围,支付宝控制权之争正是在这样一个上下易位的敏感时间点发生了,雅虎、软银、阿里巴巴蓄积已久的恩怨终于爆发了,而媒体的各种揣测、分析、捣蛋、吹牛就在意料之中了。

阿里巴巴控制权龙虎斗

  马云的第一个仰仗是雅虎软银这些甩手掌柜对阿里巴巴的控制力并不强,马云依靠着强大的人格魅力几乎影响所有阿里员工,从支付宝控制权之争过程中阿里巴巴公司的站位就可以看出来,一直在充当马云的喉舌与舆论机器。马云有点二赖子的感觉,大股东有本事你罢免我啊?罢免我大家一拍两散,我不好过好你们也不会有什么好下场,依据现在的情势这样的情况短时间内不会发生,雅虎与软银并不会在毫无把握的情况下作义气之争。

  马云的第二个仰仗是对国内政策环境的灵活把控,马云就说央行是这么要求的,要求必须纯内资杜绝协议控制,而雅虎与软银绝对不会傻逼到去询问央行有没这回事儿,毕竟马云拿回支付宝控制权央行也是喜闻乐见的,就算没有这事儿也完全可以大方说有。而针对媒体指出的部分协议控制的第三方支付也拿到了牌照,马云则表示支付宝巨大的市场份额获得了央行特别关注,同样的是否有这事儿只有神仙知道,雅虎与软银同样无处着手。

  马云唯一让人落下话柄的是,对支付宝进行股权结构调整并未获得严格的股东授权。马云自己的表述是依据2009年的一份董事会纪要进行这样的调整,纪要与决议不同的是纪要记录的是各方意见,而决议最终是要投票形成一个具有效力的决定,前者侧重过程而后者侧重结果。不论真实的情况怎样,至少马云在这一事件的操作上存在漏洞,颇有拿着鸡毛当令箭越俎代庖之嫌,从法律层面讲股东可以提请法院撤销交易。但雅虎与软银未必会选择这样做,这并不是一个好的时间与好的策略。

  支付宝的控制权只是揭开了阿里巴巴董事会三方矛盾的冰山一角,未来仍将会持续有各种新的争斗出现,利益不绝争斗不止,在撕破脸之后三方彼此都会设定更严格的规则来限制彼此,勾心斗角在所难免。

  来源:XJP投稿,原文链接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