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4月28日星期四

美国作家出书披露谷歌退出中国内幕

  美国著名科技专栏作家、前新闻周刊(Newsweek)资深编辑史蒂文.勒维(Steven Levy)最近发表新书《谷歌内幕:谷歌的所思、所为和对我们生活的影响》(In The Plex:How Google Thinks, Works and Shapes Our Lives),首次向外界披露了谷歌的成长、发展、在中国面临的道德挑战,在西方社会引发深刻的反思。

  现在已经有博客将书中描写中国的那一章翻译为中文,内容非常精彩,书中爆料了一些关于早先的“儿子”事件不为人知的内幕:

  6月,新出现的问题牵涉到Google搜索建议(Google Suggest),用户在搜索框中输入一两个词字时,就立即显示完整的搜索关键词。Google搜索团队意识到中文用户因嫌打字麻烦通常只会在搜索框中输入一些短的关键词,这一创新功能最初就是针对此问题在中国开发出来的,最后才在全球范围应用开来。

  但中国官方发现令其不安的内容,搜索建议提供的一些内容与色情有关。李开复以及其Google中国的其他高管被召集到北京一家宾馆,中方向Google通告了他们的不满。三部委的代表带着笔记本和投影仪等候Google中国的高管。当众人坐定,好戏便开始上演。中方代表登录Google.cn,键入有关乳房的粗俗词。Google搜索建议提供的链接中显示的有裸照等内容。这位官员输入“儿子”,Google搜索建议中的一条就是“儿子母亲不正当关系”。这一关键词对应的搜索结果中都毫无疑问是色情内容。房间里倒茶的女服务生看到这一景象几乎昏厥过去。Google的人尝试解释这显然有人在注入垃圾关键词,人为在Google搜索建议中提高色情网站的热度。官方对于这样的解释不满意。“你们已经被警告过两次了,这次是第三次。我们会对你们做出处罚。”实际上此时,李开复离开Google的去意已决。

  其实,百度的一本名为《壹百度》的书中也同时描述了这次事件中百度是如何逃过一劫的:

  2009年3月的一天,林桢像往常一样去熟悉的IT论坛转悠。一方面,是为了了解业界的最新动态,另一方面,也是看看网友对公司的评论。

  一则调侃搜索引擎的帖子引起了他的注意, 帖子里, 网友试验了百度和其他搜索引擎的“ 关联搜索”功能,用诸如“妹妹”、“嫂子”等再正常不过的关键词,两个搜索引擎居然都提供出了一些不雅的联想结果。

  林桢心里咯噔一下,他觉得这是个“地雷”,不但给用户的体验不好,也足以引爆社会公众对百度的指责。林桢自己是做投资并购工作的,他并太不懂搜索技术和公关,也不明白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问题,但是他知道,百度要为网民提供更准确的信息,每一个百度人都应该主动处理这样的问题,一定要让相关的同事马上处理这一问题。决不能因这样的事让百度的品牌蒙羞!

  林桢赶紧给百度的bug邮件组发去了邮件:

  发件人: 林桢

  发送时间:2009年3月4日15:12

  主题:不雅的关联搜索结果

  各位好,有人称在百度搜索以下词汇,有可能有不合适的搜索结果出现。这些词汇是:母,妹妹,姥姥,婶,嫂子,表妹,表姐,舅妈,伯母,姨,姨妈,阿姨。其中某些关联搜索结果的确不雅。(参阅附件文档)请产品同事核实,判断,调整。

  20分钟后,邮件组的同事迅速回信说,已经安排了工程师开始处理这一问题,会在本周内给出答复。

  还没等林桢回邮件,bug邮件组里的另一位同学坐不住了,跳出来回邮件并把邮件抄给了网页搜索技术总监梦秋,急切地说,“这些结果让我寒死了”,并催促同事提高优先级、赶紧处理。她觉得,这样的问题多存在一分钟,就对百度多一分伤害。

  马上,这一问题的优先级被安排到了最高,工程师们立即开会着手解决。他们各个争分夺秒,因为这次处理的,不仅仅是一个bug,而是尽自己对百度的责任。

  这一潜在危机在百度人的主动关心下,顺利地渡过了。而且,网页搜索的工程师们将一系列此类问题从此都列入了重点case。

  这事还有后话。

  6月,竞争对手因为关键词的不雅联想被曝光,引来口诛笔伐的疾风暴雨。外界有人说百度是凑巧逃过一劫。

  关于谷歌搜索“儿子”的问题,我早在2007年2月,谷歌“搜索建议”刚刚上线的时候,我就曾经截过一幅图指出了这个问题,可惜当时一直都没有引起谷歌的注意,最终这些问题成为有关部门指控谷歌的证据。

搜索儿子

2007年2月搜索“儿子”截屏

  这本书讲述Google政府公关失败的一段故事,也说明了Google并不会和中国政府部门打交道,Google坚持自己的原则,开除那些搞潜规则的职员,但最终却落得政府公关的完全失败。

  Google在中国成功部分取决于有一位政府公关的关键人物,他(她)能够在不冒犯中国官方的同时,穿过暗礁追随Google的价值观。Google的首位负责政府公关的主管是新浪前副总裁,在于中国当局打交道方面,她很有经验。或许因为她不说英语的缘故,未能从Google式的角度看待问题。她至少对一位同事发过牢骚,说Google在与政府打交道方面不够灵活。未能全力取悦政府。

  她在Google的任期最终到了尽头,Google发现她擅做主张,给中国官员赠送iPod。她已将这些费用记在公司头上,另一位高层则批准了这笔费用开支。在华的经商文化中,这类礼品赠送已是普遍现象,然这一行为不仅明显违反了美国的《海外反腐败法》,而且也明确违反了Google的政策。Google开除了这位政府公关主管以及那位批准费用的高管。当李开复叫她到办公室说开除一事,她目瞪口呆。在山景城总部看来,此次违规是中国实际情况险恶的另一佐证。山景城负责监督中国区的高层尤斯塔斯后来回忆道,这次事件“是我们公司最不光彩的一刻”,他责备自己事先未能让Google中国的政府公关代表清楚的认识到公司对此类行为是极其不齿的。

谷歌中国

  英文原文:Inside Google's China misfortu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