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8月14日星期六

电视引领“低智商社会”

  做为一个长期泡在网上的网民,我发现互联网和电视这两大社会媒体正处于一种对立和相互敌视的状态,电视界不懂互联网,他们做节目一提到网络,尽是妖魔化的批评,网民也不信任电视媒体,反而宁可听信网络上的消息。这一切到底是什么原因呢?

  “低智商社会”拒绝思考

  最近看了日本大前研一教授写的《低智商社会》一书让我豁然开朗,答案正如大前研一先生在《低智商社会》一书中提出的:电视等媒体正在把人们引向“低智商社会”的深渊。

  这么多年来,在电波信号的垄断下,电视台的地位一直很稳固,它们可以随意播放节目。它们认定大众都是“没有思考能力的”,所以也就不会去考虑怎样提高节目的水平。

  就如同前几天看的星空卫视的主持人采访兽兽的视频,我真不知道是什么感觉,我发现我已经看不懂这类娱乐类电视节目了,我无法理解一些电视主持人不断问一些白痴到了极点的问题,我相信,如果我从不上网,而是一直看这类电视节目的话,肯定也会慢慢地智商衰退,最终成为低智商社会中的一员。

  电视台为了自己的收视率,不断地炒作一些白痴节目,包括CCAV这样的国家电视台也是一样,这些主持人可以按照自己的意愿推测观众的智商,并以此来制作节目,采取一种弱智的思维方式来迎合大众的需求,以提高收视率。

  有些白痴节目,只要稍加思考,就能理解有些事情显然是很荒谬的,但是越来越多的人甚至对此都毫不质疑。可以预测,当这种节目的收视率提高时,就意味着电视观众的集体智商在不断下降,人们越来越不愿意独立思考,电视台也不希望人们去思考,电视节目的低智商化也更加严重,电视的普及造就了一个“低智商社会”。

电视引领“低智商社会”

搜狐做的一期低智商社会专题被删除

  互联网的兴起

  互联网的诞生是一场新技术革命,互联网以惊人的速度普及和发展起来,甚至成为了一种“新媒体”,这显然引起了传统电视媒体的警惕和敌视,因此就有一种言论“网络带来了害处”,电视媒体则不厌其烦妖魔化各个网络公司,声称他们存在有害信息,破坏了社会道德。

  实际上,互联网不可能消失,互联网到底带来什么样的影响,关键在于人们怎么使用网络,所谓“无用输入无用输出”(GIGO,garbage in, garbage out)就是这个意思,假如你在网络上输入的信息是垃圾,则输出的必定是没用的资料,CCAV在《焦点访谈》节目中攻击谷歌中国传播色情信息的时候,记者在谷歌网站输入“性”等关键字进行搜索,显然也是这个道理,你输入的就是一坨垃圾,你指望网络给你输出什么呢?

互联网的兴起

CCAV的记者,你搜索“性”,你希望得到什么结果呢?

  互联网已经进入Web 2.0的时代,这是一个“集体智商”的年代,全世界普普通通的网民通过自己的努力可以建造出“维基百科”这样高质量的百科全书,这就是集体智慧的力量,维基百科的出发点就是“大家一起写百科全书”,最终维基百科里也汇集了成千上网人的智慧,一旦某个条目出现错误,立刻就会有人在上面指出并更正,网络百科全书每天都在修订,每天都在发展。现在是一个“没有标准答案”的时代,随着维基百科一类网站的出现,将来的社会势必会进入利用“集体智慧”找寻真理阶段。

  SNS(Social Networking Service,社交网络服务)的出现就更是一件好事了,你在SNS关注什么人,你就能得到什么信息,你关注一些聪明人和专家,你就可以获得知识,你关注一些笨蛋,你就获得垃圾,GIGO输入输出特性更加明显了。

  随着社会的发展,网络等新的媒体发展迅速,从某种角度来说它已经取代了电视。越来越多的人已经不看电视了,新闻都是从网上看的,通过网络获取信息更快更准确,可以节省大量的时间并提高智商,电视的确已经落伍了。比如要看新闻,我可以上门户网站、Google Reader和Twitter上看,基本不会错过任何一条热门新闻,要看视频,虽然YouTube被封杀,但还有优酷和土豆的视频可以看。

  CCAV引领“低智商社会”

  对于互联网媒体的兴起,电视界的人们显然已经察觉到了,但除了妖魔化互联网之外,现在还没有采取任何改变自身的措施,电视界实在不愿意失去目前这个低智商社会,他们掌握着大众的话语权,并驾驭和管理着大众,大众最好都是低智商的笨蛋,因为笨蛋是最容易管理的,笨蛋不会思考。

  和电视节目有关的这种“智商衰退”,还可以从其他角度进行解释。比如CCAV做为一个国际级别的媒体,在造就低智商社会可谓立下“汗马功劳”,其制作节目公然造假,已经到了公然藐视大众智商的地步,从利用Google Earth进行卫星实时追踪,再到“很黄很暴力”的造假,再到高也的“心神不宁”,央视《每周质量报告》吹嘘三鹿奶粉经过了“1100道检测”,在《花朵在网游中迷失 只为报复母亲》的新闻报道少女沉迷于劲舞团,但网络游戏画面却是日本色情游戏尾行3,连续几年在CCAV的春晚亮相的宋山木则是个强奸犯……造假的新闻实在太多了,数都数不过来,一个本应该是最有诚信的国家级别的媒体,实际却谎话连篇,这种媒体让人如何信任?难怪在一些网络词典里,CCAV都成为网友嘲笑的对象。

QQ词典解释CCAV

QQ词典解释CCAV

有道词典解释CCAV

有道词典解释CCAV

  对于新兴的网络技术,CCAV的态度是敌视且警惕,并利用手中的特权进行打压,早在几年前,广电总急就已经酝酿有关互联网视频新管理条例,要求个人要传播视频内容,需要领许可证,之后又对互联网视听服务进行整顿,关闭大量BT下载网站,国外最火的视频网站YouTube至今被封杀而无法访问,最终导致在国外越来越火的网络视频服务,在国内却四面楚歌。

  随着互联网广告和电子商务的兴起,互联网广告也大有取代电视广告的趋势,于是CCAV再舞动大棒,目标对准了中国互联网广告两个最大的企业,攻击百度谷歌的网络广告存在虚假信息,可惜的是CCAV从来就是“严于律人,宽于律己”,虽然电视购物广告陷阱重重,却一直纵容而从不加以管理,互联网广告的虚假程度比较电视购物广告来说可算是小巫见大巫了。

  我心目中的电视

  不论社会如何网络化、信息化,电视作为宣传媒介所拥有的强大影响力还是毋庸置疑的。然而电视节目为了提高收视率,造就了大量白痴节目泛滥,电视成了低智商化的助推器。现在的电视节目,不管你看哪个频道,几乎无法获得任何有用的知识,看到的几乎全都是垃圾。

  目前的新科技的发展出现日新月异的情况,新兴的互联网视频已经出现取代传统电视的趋势,类似YouTube的互联网视频网站的兴起带来了传播的有一次革命性发展,传统电视行业如果再不思改变,继续固步自封,那么很有可能会被新兴的网络媒体所取代的危机。

  CNNIC最新调查数据显示,我国4.2亿网民中,已经有45.2%的网民将网络作为最主要的信息获取渠道,选择电视作为最主要的信息来源的比例只有36%,与此同时,网络使用时间越长的用户,越多地选择首选网络获取信息。如下图所示:网龄在1年以下的网民,最主要依赖电视获取信息的比例为43.5%,高于网络(33.6%)。网龄2-3年的网民,最主要从电视获取信息的比例降至34.9%,选择网络的上升到47.7%。对于网龄在3年以上的网民而言,网络取代电视作为最主要信息源的作用更加突出,53.4%的人将网络作为自己最重要的信息途径,选择电视的比例下降为28.1%。

CNNIC最新调查数据

  目前,我国网民数量正保持年均20%-30%的增长。随着网民规模的持续扩大和网络使用深度的不断增加,未来互联网作为人们信息源的地位必将更加突出,在传统媒体和网络媒体的此消彼长中,互联网完全有可能会取代电视,成为最主要的公共新闻和信息事件发布平台。

  我对于电视媒体的建议是,利用自身的优势,放下架子,向基于互联网的新媒体学习。我个人觉得其中几个重要的地方是:

  1、建立节目存档,用户可以按照不同分类点播以前播放过的节目,节目按照类型进行分类,不必按照频道分类。

  2、对于观看电视的用户实行个性化处理,每个用户建立一个帐号,自动记录用户的观看历史信息。

  3、根据用户观看某个节目的时长来分析用户的喜好,如果用户完整地看完一个节目,说明用户喜欢看,如果用户看了一点就退出,则表明用户不喜欢。根据所有用户对于节目的观看数据,对节目进行打分,根据用户平均观看时长来确定一个节目的评分。

  4、根据用户对节目的评分,列出一个每日、每周、每月热门节目排行榜。

  5、根据对用户观看节目的分析,自动推荐给用户其可能喜欢的节目。

  6、支持节目名和内容的文字搜索。搜索结果可以按照时间、播放次数等排序。

  经过这些处理,传统电视将会学到目前新媒体的众多特色,加之电视拥有的庞大传统用户群,从而为这个古老的行业带来新的机遇。

  总而言之,电视作为一个媒体平台,如果能适应新的形势,把服务用户做为自己核心目标,把主要功能从单向灌输节目给用户,变成帮助用户节省时间,在最短的时间内让用户获得最喜欢看的节目,实现这个定位的转移,就是电视媒体的一次飞跃。如果电视媒体依旧把互联网当做自己的敌人,把欺骗愚弄大众当做自己的责任,把建立低智商社会当做自己的目标,那么电视最终会难逃被用户抛弃的命运。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