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5月27日星期四

富士康连连跳谁之过

  在富士康科技集团总裁郭台铭视察深圳厂区当天晚上,富士康员工今年“第12跳”又发生了。在不到半年时间里富士康连发12起员工坠楼事件,昨天晚上深圳电视台还在采访富士康员工,问他们签不跳楼协议的事情,总裁郭台铭还鞠躬向媒体保证自己不是血汗工厂,会改善员工生活,结果晚上11点就发生了第12起跳楼事件,富士康做企业做到这个份儿上,也算够失败的。

  可是在一个打工者眼中的乐园里,一连跳了12个,据说前去应聘的人还是络绎不绝,谁之过?

  苹果?

  苹果有责任么?当然有,据说iPhone这类电子产品,利润非常非常高,而代工厂商得到的利润少得可怜。但苹果没有求着你去做他的产品啊,商业上的往来,一个愿打一个原挨,你不给我代工,越南和印度有人在等着呢。

  富士康?

  富士康当然有责任,但郭台铭可能会觉得很冤,我提供的条件比别的工厂好,有空调的生产环境,工作又比较轻松,衣服不用洗,提供员工宿舍,这样好的环境,你在广东上哪找去?如果说富士康是血汗工厂,那估计广东90%以上的工厂都要是血汗工厂,很多人是没有见过工厂长什么样。记得读书的时候政治课好像曾经说过,资本家为了更好的剥削劳动人民,往往会采取一些增加福利等措施,目的是为了提高劳动人民的积极性,可是万恶的资本主义还会采取增加福利的措施,咱们国内现在很多工厂则是直接赤裸裸地剥削。有多少非国企的国内企业敢站出来说,我比富士康提供的工作条件要好?

  跳楼者?

  他们有责任吗?最没责任的就是他们,难道我们要去追究一个死人的责任么?难道一个人连死的权利都没有了么?他们终于不用像卓别林在摩登时代里那样,睡觉还在拧着螺丝钉,但愿天国里的人不用iPhone。

  到底是谁的责任?

  是我们的教育,是我们的山寨,是我们社会的冷漠。

  我们的教育改革是失败的改革,学校只负责把知识填充到我们的脑袋里,却忽略了我们是一个人,我们不是电脑,不是把信息写入到磁盘就可以运行了。除了填塞知识之外,我们还需要告诉他们做人的道理,可是在一个连老师都被物欲填充的社会,如何让他们来告诉我们做人的道理?

  问问你自己,从小学到大学,你真真学到多少东西是在社会有用的,有人教过你谋生的技能么?没有!完全没有人管我们读完书能不能养活自己,反正赚钱这种事情,是万恶的资本主义才有的。等到我们毕业了,我们才发现,原来我们什么也不会,进去一张白纸,出来一脑浆糊。

  一切以分数和升学率为依归,天天除了背书还是背书,没有人教我们如何协作如何沟通,当然更不用提那些可笑的性教育了。

  正是因为这样的教育,才让从学校里出来的孩子是如此的脆弱,是如此的不堪一击。他们对未来失去信心,对明天感到无望,虽然他们不满足于现状,但他们又无力改变,再加上心理的脆弱,于是……

  我们喜欢山寨,我们喜欢抄袭,我们在扼杀创新。没错,我们确实很强大,人家一个iPad可以卖四五千块,我们山寨一个卖800块。我们还在沾沾自喜,可是我们有没有想过,这个山寨的800块,是多少同胞在日以继夜加班出来的呢?我们的成本低是因为我们在剥削我们的同胞。如果创新得不到保护,最终就是没有人敢创新,人人都去山寨,越山寨越廉价。国外产品价格高高在上,国内产品山寨国外,永远把最多的利润拱手让给别人。

  这是一个没有诚信的社会,这是一个道德沦丧的社会,每一个人都在为那一幢房子而拼命奔波,虽然这个梦想是那么的遥不可及,一切都是那么的冷漠。只要你可以赚到钱,没有人问你为什么,能赚到就是最大的本事,真是不管白猫黑猫,抓到老鼠就是好猫。

  不要去骂富士康,也不要去骂苹果,不要说90后心理太脆弱,他们没有错。反思一下吧,如果我们不痛定思痛,就算富士康关闭了,这种现象还会发生。只有提高我们自身的竞争力,改变我们的教育方式,保护创新,阻止贫富两极分化的现象,才是改变这种现象的终极之道。

  来源:涂雅投稿,原文链接,网站转载请注明来源于涂雅并保留原文链接,否则视为侵权。

  关于富士康公司的延伸阅读:下面是几篇月光博客以前报道过的和富士康相关的文章。

  2008年:苹果iPhone手机上的中国打工妹照片

  我承认,这篇文章的标题曾经被门户媒体修改的很低俗,但是,这篇文章在当年无意中引发了一场规模不小的事件营销“最美打工妹事件”。

最美打工妹

  2006年:血汗工厂为什么那么牛

  以前的富士康面对媒体那叫一个牛,记者报道富士康工厂的情况,不料遭富士康的3千万索赔和起诉,法院还将记者资产冻结,富士康那叫一个八面风光,谁都不放在眼里,现在遭到媒体的围追堵截,傻了吧。

  总结:富士康高层对此事件的处理有很多不妥之处,在第八跳的时候,集团董事长郭台铭不思考实际对策,反而去请五台山高僧做法事,祈求公司平静下来,被业界传为笑柄。在第十一跳之后,富士康又一度要求员工签署一份“不自杀协议”,被解读为如果今后再有员工跳楼,公司将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有员工痛斥富士康冷血,拒绝签署。而对于“跳楼换抚恤”的说法,郭台铭也明确表示富士康管理层已经注意到了。“抚恤金给得太高,可能是一种变相的鼓励,所以下一步我们只给予自杀者最基本的人道赔偿,标准不会像以前那么高了”。这种说法又引发了争议。总之,富士康对于这一系列跳楼事件处理上进退失据,导致了现在极为被动的局面。

  不过,即使富士康是血汗工厂,深圳也拿它没办法,关闭工厂的话会立刻导致四十多万人失业,这很可能导致社会不稳,犯罪率上升,而目前根本就找不到这么多的就业机会。富士康在深圳已经有四十多万员工,但大多数工人的工资仅仅达到深圳最低工资标准,这种劳动密集型的企业的确已经不太适合深圳的发展,深圳需要的企业更多的是华为和中兴,而不是富士康。我觉得比较稳妥的方法是缓慢提高人民币汇率,让这类企业渐渐无利可图自行裁员或者转型以发展知识经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