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0月23日星期五

Google图书遭遇滑铁卢

  最近谷歌图书在中国遇了这么一纠纷,只不过比美国著作权人的诉讼晚了那么三年时间。

  首先我们要确认一件事,Google Book Search在翻译为中文的时候把最后一个单词给省略了,所以中国版旧叫做谷歌图书。直译过来的结果应该是谷歌图书搜索,所以我们不能忽略这么一产品本质上是一个搜索产品(关于 Google 图书搜索),所以适用搜索引擎作恶的保护伞——避风港原则。

  所以Google完全可以依据这一条款继续使用这些书籍,大不了收到书面通知的时候删除个几本,事实上国内大多数音乐搜索也就是这么干的。但是为什么Google会尝试去与著作权人去和解,这里面有两个深层次的原因:

  Google Book Search想要打造的是一个基于互联网的数字图书馆,而且重点是All for free,这是一种颠覆性的模式。而图书馆与图书搜索最大的区别在于图书馆的资料更为全面,分类更为详细,所以Google愿意去和解来换取长期的发展。

  最重要的是,Google Book Search对用户是免费的,但是其中投放的广告是可以带来收入的,由于这款搜索产品已经产生了商业收入,所以与作者、出版社进行分成是应该的。

Google图书

  Google和美国的版权方达成和解了,这时候中国的作者和出版商们出来找麻烦,这样的时机不可违不合适。本来嘛,自己应得的利益应该去积极争取。一时间CCTV、各大电视媒体、各大网络媒体、各大平媒不约而同将枪口对准了Google图书搜索,要求给个说法,这钱到底怎么分。

  这事儿本来没错,但是似乎大家的反应过激了,甚至有人说到激愤之处声称中国应建立自己的数字图书馆来对抗垄断,未免太过犹不及。我觉着这事儿咱们不明真相的群众看看就好,有免费的书我们就先用着,至少我去体验之后觉得很不错,而且还不用我给钱。

Google Books

  按我的猜测,双方最后还是会达成一个和解协议,确定一个合理的分成比例,到时候大家也就偃旗息鼓。不过更重要的是,李开复离职后,谷歌刘允与杨文洛的双龙头架构第一次面临重大考验,至少目前还没有看到他们作出任何有效的策略应对。至于我们,看戏就好,别太认真。

  来源:XJP投稿,原文地址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