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月8日星期二

广电部和互联网

  这些天“很黄很暴力”的视频越演越烈,讨论的也越来越深入,目前大多数人都把矛头指向张殊凡小朋友,其实大家都搞错了对象,张殊凡小朋友也只是一个受害者,她自己也是被利用的,而这幕后的一切,存在着复杂的利益关系,包括“钱途”看好的互联网行业、信产部和广电部。张殊凡不幸成为这些权利部门之间的牺牲品。

  CCTV的原始动机

  其实早在去年,广电总局就已经酝酿有关互联网视频新管理条例,要求个人要传播视频内容,需要领许可证。现在CCTV拍摄这个节目,有可能是想要对于目前尚未盈利的网络视频网站进行全面的管理,加大管理力度,建立许可证制度,发布视频内容必需要有许可证才能发布,每个许可证按年进行收费。

  其实这些东西信产部以前也搞过,信产部叫做备案,没有备案的就。比较大的网站光信产部的备案时不够的,还需要去网监分局进行专项备案,相信大多数有网站的都有做过备案,我为了备个案跑了不知道多少地方,还花了4天宝贵的时间进行安全员培训,同时支出了660元培训费用。目前大多数搞互联网的大多都经历过这番的“折腾”,试问目前做视频网站的管理员谁有胆量将“很黄很暴力”的东西放上去?可能吗?大概只有门户网站有这种胆子吧。广电部要是说国内视频网站“很黄很暴力”,如果不是在说谎,那么就是对信产部和网监部门工作的指责,这之期的利益关系,实在没必要将外人牵扯进来。

  显然,CCTV使用一个小孩子做为采访对象是经过深思熟虑的,因为儿童说出来的话更容易引起观众的共鸣,具有很大的欺骗性和迷惑性,那些观众可能不了解互联网行业,于是错误的以为互联网真的如同这个小孩说的那样可怕,这样广电部在采取下一步行动或措施的时候就容易取得舆论上的支持。

  大众的道德观念

  孩子的道德观念和成人的道德观念是不同的,小孩子不能接受的所谓成人内容其实大多数成年人都能接受,我们的网络不是儿童的互联网,儿童如果上网需要PG(家长指导),看电视也是一样的,香港和国外都是这样的,不能为了管理简单而推卸家长的责任,甚至将整个互联网改造成为一个“儿童互联网”。

  再者,目前的电影和电视不是一样的吗?现在到处都可以买到所谓港版《色戒》,不是也一样“很黄很暴力”吗?更编出“抗日女青年爱上日本汉奸,最终抗日组织被汉奸一网打尽”这样荒诞的情节以挑战大众的道德底线,这样的性质不是更恶劣吗?

  请不要再折腾互联网了

  中国互联网发展到现在很不容易,有了信产部和网监部门的监管已经足够了,广电部真的有必要也参与进来吗?自己的工作真的做完了还要帮别人做吗?恐怕还是利益上的关系吧。

  老这么折腾不是一件好事情,今年是2008年,也是奥运年,也就是在今年,中国将吸引大量的国外民众的眼球。当这些外国人来到中国的时候,我们应该让他们感觉中国和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没有什么不同,并不是他们眼中的那种“异类”,中国同样也是一个开放和自由的国家,而不是相反。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