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12月26日星期二

2006“年度汉字”

  日本汉字能力鉴定协会公布,“命”字当选为日本2006年的年度汉字。“命”字之所以当选,主要是因为日本王室今年迎来天皇长孙,以及日本国内发生了一系列学生受辱自杀事件和虐待儿童事件。

  对于我来说,我也想选一个中国的2006年的年度汉字,我选择的汉字是“民”。

  这个“民”,是时代周刊选出的年度人物:网民。《时代》周刊的格奥斯曼写道:“由于互联网使用者控制了全球媒体、建立并为‘新的数字民主社会’奠定了框架、无偿提供内容并击败职业人士,《时代杂志》2006年的年度人物是互联网使用者。”

  对于网民占到总人口70%的美国来说,的确是这样的,网民改变了这个国家。然而对于生活在社会中下层,九成不会上网的中国民众来说,或许不是这样的,我们的互联网上是什么呢?我看到的是在一年内不断在网络中上窜下跳的所谓“网络暴民”。

  去年的这个时候,我选的“年度汉字”是“封”,那时选这个字最主要的原因是“网站备案”和“维基百科被封”两个事件,今天我选的“民”,也是根据今年的一系列事件选择的,其中包括“ Google搜索南京大屠杀事件”,“Google翻译事件”,“孟广美事件” ,“追杀流氓老外事件”,“铜须门事件”等等,在这些事件中,外国人(以及港台人)在“民”这个字上吃尽了苦头,因为他们不了解中国网民(特别是网络暴民)的心理,不知道他们在想些什么,正因为这些不了解,才导致他们屡屡犯一些不该犯的错误,被“网络暴民”耍的晕头转向,还不知道让自己陷入被动的原因是为什么。

  “网络暴民”是否真的就什么都不怕吗?非也,他们也是有害怕,他们害怕那些了解他们的人,害怕那些掌握他们命运的人。别看他们闹起事来貌似声势浩大,其实本质上是一群乌合之众、一盘散沙,比如去年四月的反日风波中,开始的时候四处闹事,最后被抓了一批,关了个五年十年的(那个叫汤晔的家伙实在是倒霉透顶),结果第二天果然就再没有一个人敢跑上街呼喊什么口号了。

  这也应验了清末民初时候的一个古老的说法:洋人怕百姓,百姓怕官,官怕洋人。王小波曾经在他的《百姓·洋人·官》一文中绘声绘色地描述到:“中国的老百姓人多,和洋人起了争执,就蜂拥而上,先把他臭揍一顿——洋人怕老百姓,是怕吃眼前亏。洋人到了衙门里,开口闭口就是要请本国大使和你们皇上说话,中国的官怕得要死——不但怕洋人,连与洋人有来往的中国人都怕。老百姓怕官,因为中国是个官本位国家,老百姓见了官,腿肚子就会筛起糠来,底气不足,有民主权利,也不敢享受。对于绝大多数平头百姓来说,情况还是这样。”

  所以,尽管时代周刊选出来网民为年度人物,但是在中国,人口不到10%的网民还算不上什么,百度的梁冬甚至认为这些网民在扮演破坏者而不是创造者的角色。诚然,今年发生的那么多事件,总让人对中国的网民感到遗憾,然而我们应该看到,网民也在不断成长和成熟,今天他们不懂事,明天或许会懂。当越来越多的网民将更多精力投入到积极的创造上面去,那么相信未来的某一天,中国网民也可以成为影响社会的风云人物。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