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10月21日星期六

裸体作诗也犯罪

  新浪网的博客上,杨黎的一篇文章“930诗歌朗诵会上做行为艺术《我和我的衣服》的作者苏非舒被治安拘留”目前备受关注,评论有四百多条。

  事情的起源还是从赵丽华的梨花诗恶搞开始的,一些恶搞赵丽华诗歌的网友自称“梨粉”,在网络上发表各种恶搞的“梨花诗”,韩寒更在其博客上对赵丽华进行辱骂和攻击,面对许多网友的恶搞和不理解,9月30日,数十位现代派诗人以“支持赵丽华,保卫现代诗歌”为口号开了一场诗歌朗诵会,会上,男诗人苏非舒在台上当众脱衣,一丝不挂,全裸朗诵,引起了争议。之后诗人杨黎昨天在个人博客中透露,他是17日下午接到苏非舒女友的电话,知道了“苏非舒被治安拘留10天”。

  当然,这实在是一场闹剧,不过我对裸体后被治安拘留还是有一些感慨的。

  说道裸体,我不得不提到一个两千年前三国时期的一个人物:祢衡。他是裸的最出名的一个。并且他是在当时最大的实权人物-曹操的宴会上公然裸体击鼓,曹操质疑他后,祢衡几句话反驳的曹操张口结舌。

  下面是《三国演义》中的《第二十三回 祢正平裸衣骂贼 吉太医下毒遭刑》中祢衡怒骂曹操的部分精彩段落欣赏:

  来日,操于省厅上大宴宾客,令鼓吏挝鼓。旧吏云:“挝鼓必换新衣。”衡穿旧衣而入。遂击鼓为《渔阳三挝》。音节殊妙,渊渊有金石声。坐客听之,莫不慷慨流涕。左右喝曰:“何不更衣!”衡当面脱下旧破衣服,裸体而立,浑身尽露。坐客皆掩面。衡乃徐徐着裤,颜色不变。操叱曰:“庙堂之上,何太无礼?”衡曰:“欺君罔上乃谓无礼。吾露父母之形,以显清白之体耳!”操曰:“汝为清白,谁为污浊?”衡曰:“汝不识贤愚,是眼浊也;不读诗书,是口浊也;不纳忠言,是耳浊也;不通古今,是身浊也;不容诸侯,是腹浊也;常怀篡逆,是心浊也!吾乃天下名士,用为鼓吏,是犹阳货轻仲尼,臧仓毁孟子耳!欲成王霸之业,而如此轻人耶?”

  不过,曹操被骂的狗血喷头,虽然心里生气,却并没有处罚祢衡,这也显得曹操的肚量还是很大的。正因为曹操如此肚量,才称得上是天下的英雄。祢衡虽然口头上骂曹操,但是从内心里可能也还是想要被曹操重用的,只是曹操任命他为鼓吏令他不满,才说出“吾乃天下名士,用为鼓吏,是犹阳货轻仲尼,臧仓毁孟子耳”这样的话,可惜的是祢衡这样的没落文人只是徒有虚名而没有实干能力,只能说不能干,骂人的本事的确比谁都高,但实际上什么实际事情都做不好,曹操派他去劝降刘表,祢衡也没有能力完成,最后反而被刘表手下的黄祖给杀了,难怪曹操评价他是“腐儒舌剑,反自杀矣”。

  值得注意的是,曹操虽然不喜欢祢衡,却不敢把他怎么样,因为他害怕落下一个“害贤”的名声,被后人辱骂。而黄祖这个大老粗就什么都不管,敢于下手杀文人。结果后来大诗人李白就曾经写过一首怀念祢衡的诗歌“望鹦鹉洲怀祢衡”:

  魏帝营八极,蚁观一祢衡。

  黄祖斗筲人,杀之受恶名。

  吴江赋鹦鹉,落笔超群英。

  锵锵振金玉,句句欲飞鸣。

  鸷鹗啄孤凤,千春伤我情。

  五岳起方寸,隐然讵可平。

  才高竟何施,寡识冒天刑。

  至今芳洲上,兰蕙不忍生。

  李白在诗中为祢衡的才华不得施展而惋惜,为他的寡识冒刑而哀伤,对黄祖的凶残表达了强烈的憎恨。黄祖恐怕也想不到,就是因为杀了一个小小的祢衡,而被素有“诗仙”之称的李白写入诗中,遗臭万年。

  不过,时间过了两千年了,现在人似乎远远没有理解这个故事,没有认识到曹操那样的胸怀、肚量以及谋略带来的好处,也就会发生像苏非舒这样的文人被关入大牢的事情了,王小波在《沉默的大多数》中就总结,知识分子最害怕的是不理性的时代。理性的时代都需要批评家,即使你赤身裸体咒骂一个最高领导人,他也会容忍你,因为他知道,越是接受批评,天下英雄就越会聚集到自己这里。相反的,那些迫害批评家、希望人人都不敢说真话、不敢批评社会、连发条短信都会面临文字狱之灾的国度,批评家都要付出惊人的代价,甚至是牢狱之灾。

  所以,处于这个时代,我们还是以何祚庥的名言做为自己的座右铭吧:“谁叫你不幸生在中国”!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