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9月1日星期五

外教开博客讨论如何玩弄上海女人

  重庆商报报道了一则新闻,说有一个自称来自英国的外国教师,在博客上用极其淫秽、肮脏的语言记录了他利用教师的身份,在上海玩弄中国女人的过程,而这些女人大部分竟然是他的学生;与此同时,他又极尽所能侮辱、诋毁、歪曲中国男性。8月25日,偶然得知这一博客的上海社会科学院教授张结海愤而在自己的博客中揭露了此人的恶行,并号召网友发动了一场“网络追逐流氓老外大行动”。

  张结海声称,这个外教的博客用极其淫秽、黄色的语言描绘中国女性:“我亲爱的婷婷,你有一个极好的、漂亮的身体;我无法停止想念你漂亮的皮肤,你可爱、光滑、柔软的……”,他甚至公开承认自己玩弄过多个中国女孩并用嘲讽的语气说:“这些女孩都是容易上手的女孩,这个星球上90%的男人都会去占她们的便宜。”同时贬低中国,称“外教是任何一个没有能力或者不愿意做其他工作的西方人都可以做的工作。”

  看完了这些新闻报道,我也上网对这些消息进行了一些搜索和验证,搜索到了一些资料,此外教使用的网名是Chinabounder(中国暴发户),博客是使用的Google Blogger,博客名是“SEX AND SHANGHAI/欲望上海”。根据我先前的报道,Google Blogger应该是8月9日才刚刚解封,因此可以推断此外教建立博客的时间应该不长,从他的日志统计来看,从8月6日才有访问量,平均每天500多人的访问量,而被张结海教授揭发后,其日访问量猛增到接近2万人,可能是因为害怕的原因,Chinabounder随后将博客设置为限制访问,目前已经无法访问到。

博客统计信息

  我想很多人都无法接受这样的消息,其实这也没有什么,各地人的素质和心态都不同,上海女人喜欢和老外睡觉,这我也会感到遗憾,有一些女人就是不自尊和不自爱,这种事实暂时也无法改变,但张教授也不必如此激动,将这些事情说成是外国佬“玩弄中国女性”,我觉得并不恰当,如果鬼佬使用暴力的话,那属于强奸范畴,自有法律会进行制裁。然而事实是,这些上海女人都是自愿犯贱,张教授着什么急啊,至于这个鬼佬说上海男人的性功能如何如何,那也只能说明其个人素质有问题,属于道德范畴,国人也不用对此勃然大怒,非要跳出来与鬼佬一比长短不可。

  因此,张教授在网络上对这个鬼佬行为进行批评教育并没有问题,但是为此而发布“网络追杀令”,对其进行威胁和恐吓的话,我觉得并不恰当。

  这种心态本身就有问题,这也是一种原始的心里阴影在作怪。一个民族要想征服另外一个民族,最简单的方法就是强奸对方民族的女人,远的历史有北宋靖康之耻,金兵攻破淀京,掳走徽钦二帝以及宫女十余万人,被掳妇女受到金人的肆意奸淫侮辱。近的历史事件是抗日战争中的日军攻陷南京后大规模地疯狂强暴中国妇女。这都是同样的道理,在民族意识极强的文人心目中,这些都是极大的耻辱,这种耻辱会影响一个民族的自信心,征服一个民族,首先是从心理上征服,如果心理上征服了这个民族,那么实际统治起来就顺利多了。

  一个国家的强大和繁荣,并不是依靠这种追杀“外国流氓”的把戏就能够实现的,在声讨别人的同时,我们应该好好检讨一下自己,为什么清华北大的学生纷纷考“托福”拼命地往美国挤,为什么那么多人要移民国外,为什么每年成千上万认冒死都要偷渡出国,为什么上海的女人只爱洋枪不爱土炮。这其实都说明了一个问题,人民在用自己的脚来投票,表明自己不愿意被人统治被人征服。我们要想让人民真心实意地留在自己的土地上,就要善待自己的国民。只要善待国民,国民自然也会善待自己的国家。

  参考网站:外教的博客:Sex and Shanghai / 欲望上海

  更新:后来根据相关媒体报道,这个所谓流氓外教可能并不存在,只是五个行为艺术家开的一个恶作剧。目前那个博客又重新开放了,不过那个所谓流氓外教所描述的现象的确在上海普遍存在的,最新的一则案例是,现任伊莱克斯中国区总经理,现居上海的一个名叫Robert Kugler的42岁美国人,将其女助理石靖和、陆蓓蕾的裸照拍摄后放在他的网络相册,被人揭发并在中文网络上广为流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