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5月1日星期一

二月丫头,一脱成名

  这是一个脱衣成名的时代。

  有人说,如果想在网络上出名就脱……于是木子美、芙蓉姐姐、流氓燕等等出现了……尽管一脱成名的“前辈”早已不再拥有昔日人气,但前者已仆,后者仍继。二月丫头就是最新的脱衣明星。

  网络“造星”速度实在太快,木子美、流氓燕等苦心经营几个月走红已经算快,天仙妹妹仅用一个月的时间。而现在这个貌似“莫文蔚”的女博客“二月丫头”在网络上迅速蹿红仅用了半个月。

二月丫头

  二月丫头发布自己的照片无一例外都是低胸照,在很短的时间内吸引了大量的眼球,照片访问量巨大,一直占据着论坛人气排行榜的前列。与流氓燕等前辈遭到骂声一片的境遇不同,二月丫头的低胸照获得更多的评价是“率真,性感,美丽,有个性”。

  二月丫头就这样一脱成名了。

  说到出名,在台湾香港等华人圈里,一个女孩子想要在娱乐圈出名,一般只能依靠电视等媒体,台湾电视媒体发展蓬勃,电视娱乐化、报纸化,媒体竞争激烈,一个艺人如果想要成功,必需付出巨大的努力和奋斗,才能吸引更多观众,得到更高的收视率,初步走向成功之路。

  然而在中国,情况完全不是这个样子,一个女人要想出名实在太容易了,只要“脱”了就出名了。几年来网上的脱星可谓是“长江后浪推前浪”,把整个中国互联网弄得乱七八糟,乌烟瘴气。

  当然,脱衣也是要有技巧的,并不是所有脱衣成名者都可以进入主流媒体,比如木子美先脱后从良,就成为博客中国的市场经理,视频舞女木木脱的更多,却只能在网上赚一些吆喝,进入不了主流社会,最后只好以自行关闭为终结。然而舞女木木走了,二月丫头却来了,这位似乎借鉴了舞女木木失败的经验,脱的不多不少,恰如其分,既引起网民的血脉喷张,又让所谓的“文明办网”者无可奈何,结果仅仅半个月就脱出了名气。

  都说中国网络不发达,其实我看在华人世界中,只有中国的网络媒体是最发达的,因为中国的网络媒体对于电视媒体是一种强势力量,一个人在网络上出名了,那么很快她就能上电视,并且在电视上出名。比如凤凰卫视的戈辉梦工厂,专门炒做当红的女博客,前两天就给二月丫头做了一期专题节目。当然,中国电视媒体搞成这样也是几十年来的畸型发展的必然结果。也只有我们这样的病态社会,女孩子们才会以这种可耻的方式出名。

  这是一个病态的时代。我们每一个处身其中的成年人都有深切的感受。很长时间以来,我们已经泯灭了是非的界限,甚至不知道究竟何者为是,何者为非。我们甚至不知道什么样的人生,什么样的生活是有意义的。我们也不知道意义是个什么东西。我们只是在依靠本能生活,我们的精神家园一片荒芜。

  当今的病态社会是有着深刻的历史渊源的,经过了数十年的愚民教育,中国传统信仰道德和文化认同几近崩溃,而主流社会的道德准则是黑白颠倒、道德堕落,当前的社会已经成为一个没有价值观、没有信仰、没有操守、见利忘义、无耻无聊的时代,当社会矛盾尖锐到可能引发整个社会体系崩溃的时候,道德价值观真空就只能使用极端民族主义来维系,最终导致中国当代年轻的“愤青一族”成为网络上的“麻烦制造者”,因为极端民族主义是一把双刃剑,而中国目前根本没有本钱和美国日本这样的强国讨价还价,最终只落得一个怡笑大方、自取其辱的下场。

  然而,最为可悲的是,道德信仰的重建目前看来已经为时已晚,我们将要面对一个可怕的社会,这个社会是那些自作聪明的家伙们人为造就的,而目前大多数人好像还在睡梦之中,恐怕一直等到大祸临头的时候才会完全清醒过来,我能做到的,只有默默地等待,在沉默的黑暗中忍受凌辱和折磨,然而我的内心却愈加渴望光明。

  沉默啊沉默,不是在沉默中爆发,就是在沉默中灭亡!

  附录:

  二月丫头经典语录

  “性感类的照片又怎么样呢?露不露是女人们自己的事,只要她们觉得快乐。我已经拍了,开心,雀跃,心欢,有意思极了,既然身为女人,我乐意展示上帝赋予的躯体。”

  “丫头有秀出自我的义务,各位看官有喜欢俺,砸俺,评论俺的权利。可你说展示等于作秀,暴露等于没有了老祖宗的品德,嘿嘿,那俺可要和你好好侃侃哦。”

  “自拍至少自己现在很快乐,挑战一回自己,心态也更积极。至于以后会不会对现实带来影响,现在不得而知。”

  舞女木木经典语录

  随着高中生活的开始,我很快就发现了一个问题,由于长久以来对西方文学的过分关注,我的乳房出现了不对称现象,右边的要比左边的大。起先我不知道是什么原因,百思不得其解,我也去过医院,医生也看不明白。直到有一天,当我在我图书馆无意中翻阅到了一本叫做《中国革命史》的书后,我突然感觉到自己左边的乳房猛烈地抖了一下,在惊讶中,我立刻意识到我乳房之所以不对称的原因所在。回到家,我马上就给自己开出了一份书单,像药方一样张贴于床前。我的阅读兴趣也随之开始转向了社科类图书,历史的,哲学的,政治的,法律的,一本本厚重的经典名著像嗑瓜子一样,被我飞快地看完扔掉,看完扔掉。渐渐地,我发现我的两只乳房不但又重新对称了起来,而且因为充满了思辩和真理而更加坚挺。同时,又因为大量的中国古代文学的营养被吸收进了乳房,它也就变得更加圆润细腻起来。1999年,当我把《马恩全集》最后一页盖上的时候,我听到了“啪”的一声,胸罩上的纽扣因为乳房的膨胀而给撑掉了。也就是那一刻起,我突然意识到天下再也无书可读了,同时我的乳房也停止了增长,算是定了型。充满着迷茫和悲哀,我开始了大学生活。节选自:读书和乳房(我的乳房简史)

  其他相关链接

  木子美:原是广州某小资读物女编辑。从2003年6月19日,她开始在网上公开自己的性爱日记《遗情书》,当年8月,她在《遗情书》中记录了她与广州某著名摇滚乐手的“一夜情”故事,名气迅速蹿红。

  芙蓉姐姐:陕西人,曾供职北京某电子出版社。2004年9月,在水木清华的贴图版贴出性感照片。在清华、北大的校园bbs上发帖后,迅速受到众多关注,高峰时期每天等待她发新帖的有超过5000人。

  竹影青瞳:网络写手,福建人。1998年毕业于淮北某师范学院中文系,2001年毕业于福建某大学,文艺美学研究生,曾在广州某大学任教。2004年1月,她突然在个人博客上实时更新自己的裸照,一个月内点击率升到13万多。

  流氓燕:湖北人。2005年5月,在网上发布了清晰半身裸照,次日一早全身照登场--迅速在网上引发激烈争论,甚至造成某网站服务器因过量浏览而出现瘫痪。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