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4月16日星期日

深圳治安的现实和思考

  每一个深圳人都有被偷的经历,对于深圳的治安,深圳人却大多有苦难言,甚至感到绝望。

  我自己做为一个深圳人最近就有切身体会,昨天下午我的太太带着儿子去南山岁宝百货购物,晚上和另外一个女伴在南山岁宝下面的肯德基吃饭,却不料在肯德基中被盗窃团伙偷的身无分文。

  当时我太太和那个女伴将提包放在座位上,吃饭的时候也一直注意着提包,这时一个男人带着一个小孩过来,说我们的孩子把他小孩的手弄伤了,然后和我太太纠缠,以转移她们的注意力,只几秒钟功夫,我太太和那个女伴的提包就趁她们不注意的时候被偷走了。

  由于岁宝的那个肯德基没有监控录像,门口也没有保安,因此她们发现被偷后一点办法都没有,她们的损失非常惨重,两人的手机、数码相机、身份证、IC卡、银行卡、信用卡、钥匙等等全部丢失,两人一共损失了数千元,当时我太太打电话给我时候,我真吃了一惊,赶快打电话将信用卡和银行卡挂失了,否则信用卡不用密码就可以刷一万多,那损失更大了。

  可悲啊,在一个连吃饭都不安全的城市里生活是一种什么样的悲哀啊。而肯德基做为一家外资企业,怎么可以连顾客安全就餐都不能保证吗?只知道赚钱吗?

  以前大街上新疆小偷多,这没办法,我们深圳人在大街上走都是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的,见了新疆人模样的都远远地躲避,香港的游客也是一到深圳,就立刻把背包全部背在前面,在深圳,后面背个背包满街走是个非常危险的举动。但是,如果连在肯德基吃饭也变成危险的举动的话,那么这个社会的治安就已经濒于崩溃了。

  深圳的治安为什么会这么差,我想主要原因是这个社会贫富差距悬殊、两级分化严重所造成的。

  任何一种人生道路的选择都是一种经过反复计算后的理性选择。选择打工与选择偷盗都有它的理由与成本核算。打工的收益与风险与偷盗的收益与风险经过比较后,如让人觉得更合算,那么,选择偷盗而不选择打工就是一种更好的选择。

  一个没有什么文化的人在深圳几乎没有半点立足之地,如果他们去“血汗工厂”做劳工,一个月只有600-800元,而如果他们去偷窃,一天至少也有几百元,有时可以有上千元,钱来的太快,如果偷盗被抓的几率不是很高,被抓住后所受的惩罚不是很重的话,那么,选择偷盗而不是打工就是一种理性的选择了!就建设和谐社会而言,我们当然鼓励大家都去打工,愉快的去接受资本家的剥削与栽培,而不去上街偷盗抢劫去。

  我们可以痛恨这些犯罪分子,但我们不得不承认,我们的社会实际上已经让偷盗和抢劫的风险变得很低而收益很高,实际上是在逼迫一些破产的无产者走上犯罪道路,这就是社会的冰冷而残酷的理性。

  为什么那些偷窃者得不到应有的惩罚,是我们的警察太少太无能了吗?我看不是,警察在一两天时间就可以抓住乱发文章的网民,那为什么小偷却抓不住呢?原因是什么呢?是因为小偷太多了抓不过来,还是因为抓小偷得不到物质上的收益,不如抓嫖客妓女罚款来钱快?我希望不会是这个答案。如果说我对深圳警察有什么建议的话,目前的警察队伍由于一些既得利益者的干扰,从内部改革已经是非常困难了,我建议深圳政府能从香港引入一批警察的管理人员,改造我们现有的警察队伍,将其管理制度好好地改革一下,只要深圳的治安能达到香港的一半水平,那么广大的深圳市民就应该很满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