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4月8日星期六

追忆四五事件

  今天在网上听了几天前凤凰卫视的锵锵三人行的《追忆“四五运动”》这个节目,我才记起,几天前的四月五日,竟然是四五事件三十周年。官方的传媒却对这个三十年前的重大历史事件只字不提。

  锵锵三人行的《追忆“四五运动”》中,窦文涛、梁文道、徐子东三个人分别回忆四五事件当时发生的情景,四五事件对于我来说是很遥远陌生的,因为一九七六年我还不懂事,直到我上初三的时候,我对历史上曾经发生过四五事件是完全还不知道,那时是八九年的春天,我们年轻的语文老师对当时的学生运动也颇不以为然,在课堂上发表评论说当时广场上的学生是在“闹”,引起四处虚声一片,我们的语文老师就给我们讲四五事件,说那时候才是真正的爱国运动,他还回忆当时他在北京的日子,也去天安门广场抄写诗歌,那是诗歌的海洋,他看我们很感兴趣,就即兴用他的山东方言朗诵了一首当时著名的诗歌:“欲悲闻鬼叫,我哭豺狼笑。洒泪祭英杰,扬眉剑出鞘。”

  现在我也知道,四五事件虽然已经平反了,但还是不能写到历史教科书中,因为四五事件的象征意义实在太“可怕”了,所以我们那一代人不知道四五事件也不足为奇。我想当时毛泽东一定记得二十年代的三·一八事件,1926年3月18日,段祺瑞的军队在执政府门前向集会请愿的学生开枪,导致47人死亡,这一天被鲁迅先生称为“民国以来最黑暗的一天”,“段祺瑞”的名字在现代史上也成了“千古罪人”的代名词。历史的教训是如此的深刻,1966年9月2日,毛泽东向全党发出了一条咒语式的指示:“凡是镇压学生运动的人都没有好下场。”,而1976年的四五事件,毛泽东终于没有让事件变成大规模流血冲突,也算是一大功绩吧。毛泽东在死前,应该也不会对四五事件感到内疚吧。

  四五事件,在我心中是没有印象的,我那遥远的记忆中,只模糊记忆着中学的那个语文老师激昂的面孔。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