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3月17日星期五

“按摩乳”和“奶猪”的博客门事件

  前些天的事件,让我彻底改变了对中国某些记者的看法。我不停地问自己?他们想要做什么?他们有良心吗?他们为什么要愚弄善良的人民?我感觉我实在无法压抑住我内心的愤怒。那种被欺骗和愚弄而产生的愤怒。

  对于一个人的所作所为,我一直在思考一个尺度,就是做出什么样的事情会跨越我的心理底线,现在我明白了,一个人如果将一个民族的痛苦当做自己取乐的玩笑、或者出名的工具、更甚至是捞取政治资本的手段,那么这种人的行为就跨过了我的底线。

  老大不小的人了,还开这种愚蠢而幼稚的玩笑,我实在是无法理解,什么样的玩笑可以开,什么样的玩笑不能开,难道他们分辨不出来吗?

  道不同,不相为谋。

  更新:这篇日志中部分文字我进行了删除和修订,我写那这文章的时候,是因为对王小峰有所不满,内心也对“博客门事件”充满了怒火,不过现在想想,我那时的想法有些偏激了,人非圣贤,孰能无过,我后来也一直都在看他的“不许联想”,这么长时间看下来,感觉其实他的文章写的也很不错的,也是个不错的人,所以我还是将原文中的攻击性文字进行了删除和修订。

博客

  参考文章:“中国博客门”耍了西方媒体

  中新网3月12日电 新加坡联合早报今天发表文章说,博客在中文网里越来越流行了。经验告诉我们,某事物一旦流行起来,就会引起多方的关注。而来自不同方面的“眼睛”,在“关注”了博客之后,都会有不同的看法,而所作出的反应也是不一样的。

  也许是因为中国大陆的传统媒体过于“正儿八经”,所以颇为“离经叛道”的大陆电子媒体,如网站、论坛、BBS、博客等,就成为了外界(主要是西方媒体)观察中国舆论环境的晴雨表。

  最近,西方媒体“关注”两个中国博客后的“即时反应”,就很能说明这个问题。

  三八妇女节当天,两个很受欢迎的中国博客——《三联生活周刊》记者王晓峰的“按摩乳”和中国博客圈中的著名娱乐记者袁蕾的“奶猪”,突然变成空白页,上面只能看到一行字:“因为众所周知不可抗拒的原因,本博客暂时关闭。”

  久负盛名、信誉卓著的西方通讯社路透社的记者,获悉此事后,眼睛登时为之一亮,在最短的时间内向全世界发布了新闻报道:“中国又有两个言辞大胆的博客‘按摩乳’和‘奶猪’被政府下令关闭,这是中国在控制整肃互联网的新一轮行动,尤其目前两会期间。”看到路透社的报道后,西方各大新闻媒体如BBC、“美国之音”等,也都一窝蜂地跟进报道。一向标榜以保护记者话语权为己任的“记者无疆界”组织,自然也“当仁不让”,迅速向全球发出新闻稿件。

  这个消息传开时,我正巧也在网上,而且正在和另一个“言辞大胆”的中国博客的主人聊天。他得知“按摩乳”和“奶猪”被封后,忿忿不平地对我说:“要封干嘛不封我的,他们那些个言论算什么激烈?”

  就在我俩在“极其友善的气氛中”,为中国有关当局封禁博客的标准问题,“进行了极具建设性的意见交流”之后,“按摩乳”和“奶猪”突然又“死而复生”了。原来,这两个博客并没有得到有关当局的“垂青”,“按摩乳”和“奶猪”的“突然死亡”,竟然是王晓峰和袁蕾把三八妇女节当作四一愚人节,开的一个超级国际大玩笑。

  事后,王晓峰和袁蕾在博客上,向网友们说明了真相,并郑重道歉。不过,他们显然不愿放过被嘲弄的西方媒体。王晓峰后来接受德国电台“德国之声”记者访问时说:“路透社并没有找我查证此事。”

  天呀!堂堂的英国百年老字号通讯社路透社,居然连“查证新闻事实”这个新闻同业信守不渝的基本功都没有做,就向全世界发布了新闻--当然是假新闻。

  显而易见,路透社的记者和编辑是在看到“按摩乳”和“奶猪”空白页上面的“众所周知不可抗拒的原因”,就理所当然地认定这是中国政府的封网行为,连查证都懒得查证,就把新闻发出去了。

  文章说,在这个“中国博客门”(China Blog Gate)丑闻事件中,首当其冲的当然是“始作俑者”的路透社,而跟着屁股后头的其他西方新闻媒体,如BBC、美国之音、《新闻周刊》等,免不了也都成了被“城门火”“殃及”的“池鱼”。可是,他们也不值得同情,谁叫他们不去向当事人查证呢?

  文章认为,长期以来,西方媒体在报道中国大陆新闻时,一直都有种与生俱来的“傲慢与偏见”,见到黑影就怀疑是魔鬼,见到人事变动就猜测是权力斗争。这种习惯于把报道中国新闻事件上纲上线政治化的作风再不改变,以后真的不知道他们的中国新闻可信度有多高了。(张从兴)
 

  参考文章:“按摩乳事件”对中国知识界的警醒

  在“3·15”国际消费者权益保护日,一则由中国新闻记者在博客上所开玩笑引起的事件演变成一场新闻界丑闻。据这一天《新京报》引述新加坡《联合早报》的消息,一个星期之前,在互联网界颇具名声的两个中国新闻记者所创立的博客——《三联生活周刊》记者王晓峰的“按摩乳”和著名娱乐记者袁蕾的“奶猪”——突然只留下一行字:“因为众所周知不可抗拒的原因,本博客暂时关闭。”

  于是,西方一些主流媒体和有关组织立即报道了此事,并称其是中国“控制整肃互联网的新一轮行动”,但事实上,这两个博客“被关闭”只是王晓峰和袁蕾的恶作剧——在看到有关报道之后,他们马上道歉并说明了真相,同时称西方媒体在报道前并未找他们核实情况。《联合早报》将西方新闻界所作的这一假新闻称为“中国博客门”丑闻事件。

  由于此事于公于私都涉及很重大的利益问题——于公来说涉及中国目前的新闻自由和舆论环境,于私涉及到这两个著名博客的生存和它无数读者与拥趸的情感利益,因此,此事一出,立即在社会各界引起了巨大反响。据笔者事后所知,在西方媒体报道了这一“新闻”后,国内一些颇具影响的公共知识分子和律师朋友也纷纷站出来替两个博客的主人说话,并呼吁有关部门尊重知识分子的言论自由。

  现在看来,两位博客主人的玩笑所引起的这场风波,真的有点象传说中那个“狼来了”的故事,本来没有任何组织关闭其博客,博客的主人却开了一个国际玩笑,让人们误以为这是言论不自由环境下的结果。我在想,如果哪一天这两个博客真的突然因为某些原因被违法关闭了,还有谁会去替他们维护权益呢?

  有关这事的对与错,舆论界其实也出现了至少两种立场不一的观点,一种认为博客主人太不严肃,玩笑开大了,另一种观点则认为,在电子化条件下,博客主人完全有权在自己的“一亩三分地”上自由“耕作”,只要不违背法律的禁止性规定,开个玩笑没什么。

  对于这件事情,我无意过多地批评王晓峰和袁蕾,从某种意义上讲,这两个博客本身的生存与否,其意义相对来说已经变得很渺小,更多的是,我们应该从此事的表象深入到其深层次看问题。在我看来,此事带给了中国知识界很多警醒和启示。

  不错,博客是个人在互联网世界开设的虚拟个人空间,从法理上属于电子化环境下的私权空间,只要不违背法律的规定,博客主人在自己的博客上开个玩笑,搞点小动作,都无可厚非。但问题是,“按摩乳”和“奶猪”不是一般的博客,而是在中文互联网界甚至整个互联网界都赫赫有名,比如“按摩乳”就曾获得过在德国举办的一次世界性博客大赛奖项。从某种程度上讲,这两个博客被人们看作了中国公民以博客方式组织虚拟私权空间和行使言论自由的代表,与此相关的是,这两个博客的代表——王晓峰和袁蕾——也因为其博客的知名度而成为公众人物。

  众所周知,由于广泛的传播度和号召力,公众人物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都足以成为一种舆论态势,或者深刻地影响到公共利益。以“按摩乳”和“奶猪”为例,正是因为他们在互联网界的广泛知名度,一旦传出其被关闭的消息,这个消息就会以几何递增的形式极大地影响到相关人群的心态,并促成人们形成一种判断。从另一个角度而言,博客的广泛知名度也使其拥有了比普通博客更高的公信力,西方媒体对其玩笑深信不疑并立即作为新闻发布,也有这方面的原因。

  再换一个角度看,“按摩乳”和“奶猪”之所以出名,除了其自身建设得力的原因外,恐怕也和其新闻记者的身份不无关系。《三联生活周刊》是国内著名的杂志,影响力大,作为该刊记者的王晓峰,其公信力也相对较高,袁蕾是著名的娱乐记者,以娱乐新闻所具有的传播效应看,它也的确能为袁氏带来巨大的社会声誉。

  如此看来,作为著名博客主任兼知名记者身份的王、袁二位,这次的玩笑确实开大了,至今为止,我不认为他们有恶意和不良动机,但客观上,他们的玩笑却因其知名度而变成了一场实实在在的舆论危机。这个玩笑一开出,不仅伤害了广大的博客迷的感情和心情,更为极少数敌视中国的媒体提供了口实,他们可以借此恶意攻击中国。

  这一事件的教训告诉我们,作为公众人物,特别是知识界的公众人物,言行都应该高度谨慎,因为他们所左右的,不止是自己个人和少数人的情绪和观点,更牵动大众的心态。现代社会的文明标志之一,就是诚信,而诚信要求公众人物要尽量少开不适当的玩笑,特别是公开面对不特定多数人群并以互联网作为工具的玩笑。 (陈杰人)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