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3月8日星期三

安妮宝贝和亦舒

  今天是三八节,恰好看到了一篇关于安妮宝贝的三八文章。

  这篇百度贴吧亦舒吧里的文章(见附录)不知道是谁写的,是攻击安妮宝贝的,整篇文章就是说安妮宝贝不如亦舒小资云云,本来说这些也很无聊,但是这篇文章太恶毒了,因此我打算替安妮宝贝说几句。

  很久以前我曾经很喜欢安妮宝贝的文章,在一九九九年的时候我就给当时还没有出名的安妮宝贝做了一个文集,因为那时我的确很喜欢看她的文章,她的文章触动了我的内心,让我回忆起我的往事。

  安妮宝贝是一个很奇特的女作家,往往被和她一样孤寂的人所喜欢。在我的阅读体验中,她是游离的一条鱼,游走在寂寞的深海。她的文字往往浸含了冰冷和绝望,那些破碎的、颓废的、绽放的都是她眼中的生活,但也是一个真实的世界。

  一个无助的女子在漂泊之中一直抒写着生命中漫无止境的寒冷和孤独。爱情与生命, 告别与死亡,这是安妮作品永远的主题。

  安妮宝贝的小说只有黑暗。或者是半明半暗的灰色。即使偶有亮光,明亮的阳光也像生活一样让人感觉局促。安妮宝贝隐藏在黑暗中。

安妮宝贝的照片

  后来,随着时间的推移,我的生活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现在读安妮宝贝的文章已经没有什么感觉了,而这时候我发现安妮宝贝似乎热起来了,我给安妮宝贝建立的文集也每天都有大量人来访问。

  虽然如此,当看到有人这样攻击安妮宝贝,我也感觉不爽,附录的这篇批评文章充斥了低级的人身攻击,除了显示作者本身极低的素质以外,说明不了任何问题,讨论这种问题有意义吗?是小资怎样,不是又怎样?讨论这样的问题多么空虚无聊啊。

  对于安妮宝贝,我觉得大家应该报以宽容的态度,纵然她的文字灰色的东西很多,但不可否认她是很有文采的,也有很多人喜欢她的文字,不喜欢她的人,完全可以不看她的文章,而采取人身攻击的方式来表达自己的意见,固然侮辱了别人,但同时损害了自己的形象,贬低了自己的名声,“人身攻击”本来是一柄双刃剑,用来砍别人的时候,也同时砍了自己,人身攻击给自己带来的名誉损失,往往比给别人造成的名誉损失更大,是一笔得不偿失的买卖。所以,对于那些乐于搞人身攻击的人来说,在攻击他人之前,请先净化一下自己的心灵吧。

  附录:区分亦舒与安妮宝贝, 真小资与伪小资

  人家都说,如果讨厌一个人,最好是不要理他,离他远远的,讨厌一个人却又要去了解一个人,如果不是想把这个人干掉,就是有自虐倾向。我讨厌安妮宝贝,不是因为讨厌才去了解,是因为了解了才讨厌。她的名声在这一两年挺大,就看了她写的书。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她最引我讨厌的一点,是把英俊这个词乱用。她喜欢说她是一个好色的人,喜欢英俊的男人,遗憾她的中文水平显然不如一个小学生,连在《我的父亲母亲》中的年轻父亲,也被她用英俊形容。我就开始彻头彻尾的讨厌她。

  拿她跟亦舒比是没有可比性的,就好象拿小学生的作文同《红楼梦》比一样可笑。我不是有意抬高亦舒,只是想指出安妮的文章质量之差。当然,关于写作的话题下次再讨论,在这里,我只想就小资的问题将她们比较一下。众所周知,人人都把安妮当小资的代表,所以,越来越多的人开始误会小资这个词。以为小资是令人作呕的,惺惺作态的,去了一次星巴克恨不得上回〈女友〉这样的杂志告诉全世界的。虽然小资不是一个好词,但显然它还没有恶俗到安妮那种品味的地步,所以有必要为它正名。为它正名的最好办法,是去看一下亦舒的小说,但有的人不爱看小说,或没时间看,或不喜欢亦舒,而偏偏关于安妮的东西又随处看得到。为了让这部分人知道小资是什么,知道安妮有多恶心,我想做以下一些比较。

  关于语言

  亦舒出生在香港,一个中英双语地区,在外国上过学,后来移民到加拿大,最喜欢嘲笑澳洲人的英语只比苏格兰人好一点,对于这样一个人,却在书中从来没出现过英语单词。不管是洒的名称,世界名牌的名称,或是其它,一律用中文。因为这个世界上没有中文表达不了的东西。亦舒喜欢欧洲,喜欢英国,但不在书中说英语以示其会一点英语。中文书当然要用中文写。

  而安妮呢?她连星巴克也要用英语来写,难道中文没有星巴克这三个字吗?如果说用英语方便一点,那请问本来打的是中文,却要切换成英语,再切换回来,哪一种更麻烦?那么她为什么要用英文写一些名字?想以此证明她学过英语?想以此证明她去过星巴克?会英语并不是一种特殊的才能,这个世界上有几十亿人都会英语,要么全用英语,要么用中文,中英混合,想说明什么?

  而且安妮出生于中国内地,在这一地区大家都只说中文,连出生在香港的在外国上过学的移民到国外的人都不愿意在书中用一点英文来显示什么,安妮这么做想有什么效果呢?

  关于音乐

  亦舒在书中一般没有提到过什么音乐。我们就只看看安妮所喜欢的音乐吧。她说他喜欢爱尔兰音乐。我真郁闷,不知道什么叫爱尔兰音乐。做为中国人,如果有一天一个人告诉你,他喜欢中国音乐,你明白他喜欢什么音乐吗?是京剧?是地下摇滚?是香港流行乐?是梁祝?这肯定是最奇怪的音乐分类法,居然拿一个国家的名字来分类。爱尔兰只有一种音乐吗?并且这种音乐只出一张唱片?

  有时候拿无知当无畏的人,你是不得不佩服的。安妮由始至终都没有说明到底是一种什么音乐。一个恶心的女人,偶然在菜市场边上买了一张打口CD(说不定还不是打口的),然后发现自己听不懂,然后再用自己能够懂得星巴克这个单词的英语发现了和爱尔兰有关的单词,就把这种音乐命名为爱尔兰音乐?

  以上就是爱尔兰人民都不知道的爱尔兰音乐诞生史。

  关于衣服

  亦舒非常喜欢凯斯米大衣和阿曼妮。安妮喜欢G—STAR(对不起,我用了英语,但也是为了尊重安妮小姐的本意,在她看来,外国品牌如果不用英语说出来,就和国内品牌一样),只要不是太笨的人,都看得出来两个人的差别了。再说一个细节。亦舒的书中,在八十年代的时候,一个普通的办公室白领女子,就认为一两千的衣服只不过是普通价钱。而安妮在2000年的时候,还认为一两千的衣服是非常贵的。买下来,甚至有点得意的意思。

  关于酒和咖啡

  亦舒向来是只喝香槟的。而安妮却喝民工和男人喝的啤酒。亦舒也喜欢喝咖啡,只不过从来没有点明过名字。可能是因为亦舒从来不去星巴克喝咖啡,她连吃早餐都要去文华的(一家五星级酒店,在香港中环,张国荣是在那里死的),但安妮可能认为如果不说出来一两种咖啡的名字不足以证明她去过星巴克那种大排档,安妮说她喜欢意大利特浓咖啡,但我怀疑她喝这种咖啡会放糖的,并且肯定是放白纱糖。

  关于旅行

  亦舒和安妮都喜欢到处走,不同的是,亦舒是去欧洲,北美。安妮是去中国内地。去年好不容易出了次国,(去的还是越南,我估计是没钱去欧洲,虽然她没有直接写这个理由)却写了整整一本注水书,顺路去了次香港,还拿来写了很多页。如果亦舒像她一样,恐怕写的书已经可以从美国排到日本了。亦舒去巴黎买衣服,去温哥华散心,去英国读书,就像安妮在上海去南京路一样(她自己说她喜欢去淮海路,我估计她可能也真去过,只不过没在里面买过东西,上海的伪小资不都是去巴黎春天看样式,去华亭路杀价格嘛,不过现在华亭路没有了,但还有襄阳路嘛)。安妮在上海乱逛的时间,亦舒早去了N次米兰买衣服了。

  关于日本和日本食物

  真小资都是瞧不起日本的,因为东京是次文化的代表,不东不西,日本食物也是没有文化的食物。亦舒从来不会有书有对和日本有关的东西作描述。她只会喜欢法国菜或意大利菜。而安妮却喜欢日本食物。喜欢日本文化。说真的,任何一个有文化的人都不会认为日本有文化。日本只有帅哥,哪有美食和文化?

  关于外国人

  亦舒一向有种族歧视,特别歧视白人,认为他们是多毛动物,没有进化完全,根本不会考虑和他们谈恋爱。但安妮不。她明显对白人有一种奴才相,不敢自己和白人谈恋爱,就让书中的第二女主角谈,而且从德国人谈到荷兰人。贱就一个字,安妮说多次。

  关于家具

  亦舒如果要买家具一定是从欧洲定货,直接运过来,绝对不会在香港买,也绝不会买宜家。但安妮好象对宜家情有独钟,也一直不好好写宜家这两个汉字,老用英语代替,好象她用英语写宜家,人家就会给她打个99折一样。宜家只是一种低档家具。在欧洲和发达国家非常受学生和刚刚工作没有多少钱的人欢迎。在香港,买宜家也就是没钱的意思。但在上海好象不同。买宜家居然也可以成小资。就好象一个外国人来中国吃了羊肉泡镆回国向人们吹嘘他吃了最高档的中国菜一样可笑。

  综上所述,安妮只是一个没有见过世面的,没见过大城市,只见过上海的乡下妹妹。对不起可能妹妹这两个字在年龄上不适合她,应该叫大婶才对。她说上海是她见过的最繁华的城市,光这一句话就可以让人笑半天。不过我相信她说的是实话,因为她没去过更繁华的地方,她只见过上海。对她来说,也挺不容易的,一个只去过越南和中国的人,能认识到上海的繁华,也算是难得了。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