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1月24日星期二

医院,救人还是杀人?

  医疗产业化所引发的种种问题,不得不让我们质疑:医院的存在究竟是为了救人还是为了杀人?他们的存在究竟曾经、正在以及将要导致多少家庭的妻离子散、家破人亡? 

  2005年7月11月,中国经济时报记者王克勤先后三次对河北邢台的艾滋病情况进行了调查。2005年11月30日,中国经济时报以8个版面的篇幅报道了《邢台艾滋病真相调查》,报道揭示了一个基本事实就是:到医院看病——医院动员输血——被发现感染艾滋病——死亡或者等待死亡。

  在调查到的10个感染艾滋病的儿童都是由于在医院出生时,医院向其母亲输入带有艾滋病毒的血液,母亲感染了艾滋病,再通过哺乳导致孩子也染上艾滋病。

  更为恶劣的是,这些医院为了获利,不惜采取任何方式向病人输血,而不管病人是否真的需要输血。这就导致更多的家庭感染上了艾滋病。

  医院存在之根本目的是为救死扶伤、治病救人,然而这些医院的行为本身却不得不让我们质疑:他们的存在究竟是为了救人还是为了杀人?他们的存在究竟曾经、正在以及将要导致多少家庭的妻离子散、家破人亡?

  我看过很多声讨医院的文章,基本上都认为医疗产业是当今中国最肮脏的产业,有了这缺德的“医疗产业化” ,才有了最近的“住院花费550万换来最昂贵的死亡”。

  我自己对医院也是有切肤之痛的,我的父亲就是在两年前的三月,因为一只眼暂时失明而住进医院,住院才一星期,就花费了父亲数个月的工资,可惜的是医院依然没有放过我父亲,就在住院的第六天,我父亲就突然瘁死在病房中,我永远也忘不了那个医院-西安交通大学第二附属医院,从某种意义上来讲,西安交大第二附属医院和我有杀父之仇。

  我父亲的命运也真验证了那句话:“小病忍、大病挨、重病才往医院抬”,“辛辛苦苦几十年,一病回到解放前”。然而,死亡对于只有五十九岁的他似乎太不公平。勤勤俭俭了一辈子,也没能逃出命运的捉弄。

  然而,当你自己面临这样的抉择时,你会怎么样选择呢?

  我就面临这样的抉择。

  我是一个软件开发工程师,我已经写了十年的程序,辛辛苦苦工作了十年,做为一个程序员,我现在感觉很累。我的视力在急剧下降,现在看东西都很模糊了,不得不戴上眼镜。开发环境的空气不好,害得我得了鼻炎,牙齿也出现了龋齿,血压直线上升,头上出现了白头发,为了努力工作,我的身体几乎垮掉了,前几天医生又建议我住院做手术。现在,我也面临这样艰难的抉择。

  明天,就是办理住院手续的日期,我知道这并不是特别大的手术,应该危险性不算大,但我必须在医院度过春节。我也不知道我会不会象我父亲一样,再也不能活着走出医院。命运会再次捉弄我吗?

  我每天写博客已经成了习惯,并坚持了十个月了,这些天的日志我会在出院后都补上的,如果这个博客再也没有更新,那说明我已经成为白衣天使的刀下冤魂。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