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12月6日星期二

实行手机实名制的杂感

  最近关于手机实名制的消息越来越多,根据广州日报消息说,手机实名登记制度可能将在本月底强制实施,新老用户都必须进行身份登记。未登记手机用户在三个月内去运营商营业厅或代理点办理身份注册手续,否则将会被终止服务,受此影响的将有全国约2亿个左右的未登记用户。

  我自己现在使用的是神州行卡,当初我注销了全球通而改用神州行,其中一个很大的原因,就是因为神州行话费能及时掌控,私密性强,使用方便等特点。目前不登记名字的卡类用户占总用户数70% 以上,约2亿用户,可以说是中国移动的摇钱树。如果严格实施手机实名制政策,对于已经上市的移动公司来说无异于一刀砍倒了自己的摇钱树,所以目前两大移动运营商自己就很抵制这项政策,信产部要强行推行手机实名制的话,需要先摆平中国移动再说。如果中国移动消极处理,那么这项政策即使实施,也会变成一阵风似的走过场。

  不过目前的诈骗短信和“不良信息”也的确泛滥成灾,其中一个典型的案例是“银行信用卡消费诈骗”,即诈骗人发送“您的银行卡在某商场消费××××元,如有疑问请咨询××××……”的短信给手机用户,如果用户信以为真,打电话咨询,则诈骗人装扮为银行工作人员,谎称其信用卡可能被盗用,让其迅速找到一台ATM机后,将钱转移到某个“安全账户”上。如果用户转帐了,那么他的钱就化为乌有了。

  手机实名制对这种诈骗会起作用吗?很简单就可以分析出来,银行实行实名制已经很长时间了,而犯罪分子目前依然可以用假身份证骗过银行工作人员,并开始成功诈骗,那么手机实名制比银行的实名制难道更有效吗?犯罪分子既然连银行的实名制都可以骗过,那么手机实名制又算的了什么呢?

  既然是骗子,自然会有隐藏的办法,否则骗子也就成为正当商人了。骗子只要弄个假身份证、弄个别人的身份证,自然就能购买到手机卡了。这年头,除了骗子多,盗贼也不少,当盗贼与骗子融为一体,身份证这东西,似乎是要多少有多少了。

  除此以外,监管的困难对实名制的实施是致命打击。市场的竞争是无情的,现在连小卖部都可以卖手机卡,而且甚至比去营业厅购买更便宜。只要能赚钱,对于这些小型经销商来说,自然会想法设法为用户开户。另外,即使在营业厅,对身份证的查验有多严格呢?基本上只需要复印件就可以了,更多的只需要填写号码就可以开通办理。

  打击违法短信不是一朝一夕可以完成的,自古以来,骗子就一直存在,肯定不可能冀望通过实名制就能解决的问题。如果骗子实行诈骗需要高成本、高风险的话,自然就没那么猖獗了。改善市场秩序,提高消费者素质,努力建造一个诚信的社会,违法短信自然会减少,上当受骗的人也会减少很多。

  然而可惜的是,在中国建造一个诚信社会是多么的困难。所谓上梁不正下梁歪,那些当官的自己都不说实话、不说真话,干的是贪污受贿、违法乱纪的勾当,在这个社会上敢说真话的人也没有好下场,这样的社会氛围,建造诚信社会无异于痴人说梦。

  建造诚信社会就需要提高人民的素质,如何提高人民的素质,这里又说到了一个老话题:教育。教育是立国之本,我们目前的所谓的“教育产业化”的政策是一个彻头彻尾祸国殃民的亡国政策。它让大多数贫苦的人民无法接受更多的教育,通过知识改变命运的道路被封死了。国家财政在教育上的预算在全世界范围内是倒数的几名,只有2%左右。而我们的各级政府官员则全然蔑视中央多如牛毛的“三令五申”禁令,奢糜享乐,挥霍开支,修建这种所谓的“形象工程”和“豆腐渣工程”,从中捞取好处。连希望工程的捐款居然也有人在贪污挪用,人心已经败坏了,做再大的恶行也不会在良心上产生任何犯罪感了。

  不肯花教育的钱,那就要多盖监狱了。由于教育的失败,由于缺乏内在道德约束力和外部公正昌明法制体系,从政府官员、执法人员、到工人、农民等都已不能切实履行各自在社会中应当承担的义务和责任。一方面市场没有秩序,政府行政干预,每一次干预无非是要拔一次毛,收一次买路钱。另一方面,道德沦丧,做生意不讲信誉,欺骗行为无所不在。国家几乎天天都有枪决人犯,但歪风邪气却刹不住,国家的治安成本,国家机器成本日益升高。

  中国的教育,早一日投入,早一日得利。今日图省钱,不投资办教育,日后将不得不投钱去盖“监狱”,目前的“教育产业化”政策是一个彻头彻尾祸国殃民的亡国政策,如果我们的执政者再不亡羊补牢的话,那么不要问丧钟是为谁而鸣,它就是为你而鸣!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