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8月6日星期六

Google地图是否泄密引争议

  一个多月前,我曾经介绍过Google的新产品Google地图,并对其技术先进和思维超前大为赞叹,今天我发现国内传统的媒体也开始注意到这个产品了,不过令我吃惊的是,他们对这个Google新产品的评价竟然是相当负面的,看来不同人的思维方式的确是不同的,Google的新思想往往只能得到我们这些搞技术的业内人士的认同。

上海浦东

  附录里是新加坡联合早报上的关于Google地图的文章,里面有一些中国“专家”的评论,看了以后令人感慨颇多。Google仅为一家私人企业,此次网上的卫星地图解析度肯定比军用卫星地图要低得多。可以想象:军用卫星地图会是什么样的解析度了。这种民间的卫星地图已经让我们的军事专家们“震惊”和“害怕”了,并气急败坏地想要“封杀”和“限制”Google了,可想而知中美军事科技差距有多大,我们只知道闭关自守,对国外的最新科技(特别是互联网)保持警惕和封杀的态度,唯恐自己的国民接触到,结果到现在连美国民间企业的技术都可以让我们“害怕”了,真正打起仗来,你以为美国军方会用这种低级的民用地图吗?我们还指望自己的军队有能力来保家卫国吗?我们还胆敢用核武来威胁美国?可以说,现在中国和西方的科技差距比鸦片战争时期还要大,而我们的“洋务派”的所作所为不正是和一百多年前的“洋务派”一摸一样吗?我们的开放其实还是保守的开放,和日本的明治维新性质是完全不一样的,我们会封杀一切自己不喜欢的东西,“中学为体,西学为用”,可以想象我们的未来会是一个什么样的前景了,或许下一个“甲午战争”已经为期不远了。

  中国人并不是没有智慧,可惜的是中国人的智慧大多都用在对付自己人身上,限制、封杀、恐吓自己的国民做的是乐此不彼,唯恐国人拥有“思想”这样东西,也难怪世界上那么多国家瞧不起中国人,人必自辱而后人辱之,生为中国人注定就是一个悲剧,不知道中国人什么时候才能摆脱这种羞愧和耻辱,堂堂正正地在国际大家庭中“站起来”。

  附:新加坡联合早报:Google地图是否泄密引争议

天安门

  互联网搜寻引擎Google今年6月28日推出的全球动态地图“Google Earth”系统,能够让网民清楚看到世界各大城市的卫星地图,包括一般地图上没有标出涉及国家机密的建筑,如中南海及军事设施的位置,引起了中国军事专家和测绘学者的震惊,并认为这些卫星地图已涉嫌泄漏国家机密。

  据《法制晚报》报道,该报记者进入系统后,点进北京市,发现在卫星地图上可以清晰地看到故宫、天安门、中南海、各个环路、机场。如果将尺寸不断放大,还可以看到自己所住的小区,甚至楼房的房顶。

  中国国家测绘局行业管理司地图管理处处长程军看完地图后指出,图中不仅有民间建筑,也出现一些涉及国家机密的建筑。一些专家,如中国国家基础地理资讯中心副主任李建伟,还形容看到卫星图很“震惊”,因为“该中心没有能力获得这种全球的资料”。

  长期从事卫星遥感和卫星测绘研究的东北地质学院测绘系教授唐万里说,这是很典型的军用卫星地面成像,解析度应该是比较高,这张图可以很清晰地判断出北京一些隐蔽设施或军事目标,通过实地的测量,可以计算出比例资料,进而实际掌握一些重要设施的建筑位置和外形资料。一旦落入恐怖分子手中,很危险。

  解放军空军某部场站的保卫人员看到这幅卫星影像图后表示,这是典型的泄密。他说,中国所有正规出版发行的民用地图上,绝对不会出现军用设施和隐蔽建筑,但是在这些卫星地面成像的图片上,所有的军用设施和秘密设施都暴露无遗,清晰程度完全可以让敌方采取任何敌对行动。

  不过,也有中国学者认为,这些卫星地图不会构成“泄密”。中国国家测绘局国土测绘司测绘成果管理与应用处副处长孔金辉说:“纯卫星影像不泄密,因为在划分密级(保密级别)的时候把卫星影像给刨除了。”并指出,“我们无法限制国外的卫星影像上网,但国内出版卫星影像图的话肯定会在一些涉及国家机密和军事机密的地方做技术处理”。

  李建伟也认为这很难构成“泄密”,因为“还没有听说国际上有相关的规定或者公约限制把卫星影像放到网上,随着技术的进步,限制起来很难,尤其是限制国外的网站”。

  Google公司总部公共事务办公室丹尼尔·雷敏回应《法制晚报》记者询问时说,虽然这是一张全球地图,但主要是面向美国用户开发的,所以整张地图只采用英文标识,美国地图分辨率最高,美国地区的街区情况可以看得很清楚,然而对于其他国家比如中国,只有大城市的分辨率较高。

  雷敏说,Google推出这一产品是为了整合世界地图的信息资源,通过下载地图,人们可以获得车辆驾驶方向、世界卫星图片和当地商业建筑等信息。对于图片来源,雷敏说,目前有多个图片供应商负责向Google提供卫星图片,出于市场竞争的考虑,公司不能向外界透露具体来源。至于是否为军用卫星拍摄也不能透露。

  该公司的另一名公共事务官员德比·佛斯特则指出,地图上的图片都是从“公共渠道”获得的,比如向世界各地的图片供应商购买,向美国政府部门购买等,她强调说公司没有使用任何“机密信息”,而只是在“整合公共信息”,没有什么秘密信息。

  她说:“我不能理解,为什么会有人认为这张地图泄露了所谓‘敏感军事机构’的地点,要知道在美国,人们可以开车或者走路从这些军事机构门前路过,这些地点并不是什么秘密。”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