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3月30日星期三

一次街头偶遇的杂感

  这篇杂感本来是我去年逛街偶遇而发的一篇评论,我没有想到的是最近一段时间反响非常大,几乎每天都有新的评论增加,可能是因为国际国内的热点问题才引得我的杂感如此受关注,时间虽然已经过去了很长时间,但形势的发展也和我的预测颇为一致。以下为全文:

  今天,2004年9月18日,是星期六,我本是去华强北逛街,不料正好碰上了一些有组织的人(后来证实是某反日论坛的网民)在华强北闹市区进行抗日游行。他们大约有200人左右,身着统一的T 恤,从华强北的步行街进行抗日游行示威。

  华强北的步行街是深圳最大的商业区之一,因此有不少日本商家,如“味千拉面”,SONY专卖店,松下店等,游行群众每到这些日本商家门口,就会停下来,高呼反日口号,如“抵制日货,从我做起”等等(这句口号令我一下联想到先前很有名的另外一个口号“垃圾分类,从我做起”),并不时高唱国歌,游行队伍旁有很多神情严肃的警察手拿对讲机在说些什么。

  这次游行是有组织的,但组织者显然不愿意将示威活动激化,比如在SONY店前就阻止群众喊“打到SONY”的口号,显然是有所顾虑的。

  游行过程中组织者大量散发传单,其内容概括如下:

  1、列举抗日战争时期日本军队的罪行和战后参拜,修改教科书,霸占钓鱼岛,冲撞领事馆等。

  2、号召人们抵制日货,并列举出6大类日货的清单。

  游行队伍所到之处,人们的反映还是很热烈的,很多人加入了游行的队伍,另一些人则一同高喊抗日口号。但是大多数人还是在围观,并报之一笑的态度,有些人还在起哄。警察和保安人员则显得相当紧张,他们显然担心局势失控。

  但这次有组织的游行局势还是没有失控,游行过程中并没有喊特别过激的口号,甚至没有喊针对某日本商家的口号。

  对于那些凑热闹起哄的人,显然其目的并非全是抗日,而是为了过瘾而已,去体味一把失去了许久的游行示威权利的快感。而那些口喊抗日的人,其目的可能也不一定就是抗日,而是发泄和捣乱,趁机浑水摸鱼。目前的经济形式并不是很好,有民谣为证:“上联:物价涨,学费涨,房价也涨,只有股票不涨!下联:工资跌,文凭跌,消费也跌,只有腐败不跌!横批:太平盛世”,人人心中都有一股怨气,抗日则是当前最没有风险的发泄活动,日本则是最佳的发泄对象,因此正好可以借9- 18为名组织发动抗日游行示威来发泄心中的不满。

  然而,值得令人思考的是:政府真的愿意人民“有组织的”进行对日本的抗议示威活动吗?俗话说“攘外必先安内”,以前政府鼓动反日情绪大多是为了对日本政府进行经贸或政治谈判中多一些讨价还价的筹码,但如果反日活动过激的话,这种“筹码”便不再是“筹码”,而是一种危险的炸弹,民族主义是把双刃剑,搞的不好反而会伤了自己。如果完全和日本搞崩导致其撤回全部投资和商品,那对中国政府来说是一场灾难。是绝对不允许发生的。所以也就不难理解前一阵亚洲杯决赛时的事件后,中国政府匆匆向日本道歉并追究闹事者责任的原因了。

  所以可以想象,政府对人民自发的“有组织的”进行反日活动是很头疼的,对活动的组织者一定会施加非常大的压力要求抗议活动不许“失控”,并且会暗中使用各种可能的方法来阻碍或打击反日活动。

  因此,我认为组织这次活动的人要对自身有一个清晰而正确的定位,自己在这个社会中是处于什么位置,扮演什么角色。如果把自己定位在一个不正确的定位上,张口爱国闭口雪耻,那最终会为这种不正确的定位付出代价的。但是如果换一个角度思考问题,把自己定位为一个“被统治者”,那么问题不就简单多了,统治者需要的是加强执政和领导能力,被统治者就应该服从统治者的这种要求,而不是变成“麻烦制造者”。

  爱国的方式有很多种,虽然主观意愿上是爱国的行动却往往在实际现实中却达到相反的效果,如果我们连自身的问题都没有解决好,空谈什么爱国又有什么用?如果我们有精力的话为什么不去做一些更实际的事情,确确实实先解决我们周边的一些问题。现在社会上的问题难道还不多吗?就如同物价,学费,房价,药价,腐败等等。普通大众都在为了生活而奔波,却因为不公平的社会制度而受尽了欺压和盘剥,如果真正爱国的话,就应该做一些实际的事情,深入人民大众中去,了解人民的想法,帮助人民解决他们所面临的种种不公正的待遇,那才能够得到人民发自内心的拥护和支持。

  对于那些“抗日愤怒青年”所热衷的“抵制日货”其实是一种不切实际的口号,先不说中国大多数民众背负着教育、医疗、住房这三座大山,根本没有多余的钱来消费“日货”(一般日货的价格都比国货要高的多)。真正有小部分消费能力的人真的就愿意放弃质量和服务都相对较好的日货吗?国产的很多伪劣商品充斥着市场而没有人管,甚至连婴儿奶粉,食品,药材这样的商品上都敢于做假,这样国内的商家又是什么样的道德水平呢?又有多少人能放心大胆地去购买所谓的“国货”呢?

  即使我们都不去购买日货,难道受伤害的就只是日本企业吗?全世界就中国一个地方有市场可以赚钱吗?就目前中日依存度来说,还是中国更需要日本多一些。中国有大量的人依靠日本企业而生存,而日本有大量商品(如优质的钢材)中国自己根本就没有办法制造,那么我们去空谈什么抵制又有什么用?

  中国和日本这两个亚洲大国自古以来就是一对冤家对头,但我相信日本的崛起有很多东西是值得中国人特别是现代的中国人好好思考一下的。

  根据中国自己的说法,中华民族之所以落后,是因为日本的欺负。但一个民族让人反复欺负长达一个世纪,这民族自身总有点不对劲吧?

  日本在历史上,不论是科学技术还是文化,都远远落后于中国几十年到上百年。在鸦片战争以前中国闭关锁国,日本也一样闭关自守,和欧洲的新兴文明没有任何来往。1840年英国军舰武力敲开了中国关闭的大门,1853年美国军舰也开到了日本港口,武力迫使日本对外开放。当时日本的遭遇与中国完全一样,也被迫与西方列强签订了许多不平等条约,也是被侵略压迫的国家和民族。

  在被动挨打的情况下,中国和日本都开始了奋起自强的近代化运动。中国和日本近代化运动的起跑线是一样的,其目的也一样是为了富国强兵。1870年日本开始近代化运动时,日本不仅落后于西方,比中国也落后几十年。可是现在日本已成为最领先发达的国家之一,而中国仍在落后的发展中国家圈子里徘徊。100多年来,日本从落后于中国几十年的无名小国,一跃成为领先于中国几十年的先进国家。

  从客观原因来看,中国有太多的理由超过日本。中国地大物博资源丰富,而日本的自然资源却极其贫乏;中国的人口虽多,但人口密度却小于日本(中国的人口密度为每平方公里130人而日本为每平方公里330人);1840年以来西方国家对中国的投资也远大于对日本的投资。中国赶不上日本显然是中国人本身的原因所至。

  为什么日本就有本事在二十多年内从灰烬中再度崛起,我们却至今在泥泞中苦苦挣扎呢?再说中国人民不是早在五十年前就站起来了吗?为什么“帝国主义夹著尾巴逃跑了”后这么多年,我们还是没能耐建设自己的国家,又要苦苦哀求日本人回来,再对我们进行经济侵略呢?

  所以,我们如果还有一点羞耻心,趁早还是停止把中国过去现在的一切苦难都赖在日本人的头上,用百年前的仇恨去煽动仇外心理,籍以掩盖眼前的内政问题的无耻作法。

  “知耻近乎勇”。唯有勇者能知耻,惟有强者敢于承认自己的短处,尊重并学习敌人的长处。受了欺负后不知自省自励自强,只知躲在自己人圈子中痛骂对方,是典型的懦夫满足复仇欲、发泄嫉恨心的精神手淫。日本人两次从逆境中崛起,与中国人的屡试屡败形成了强烈对比。当年美国人的大炮轰垮了日本的“锁国令”,日本人不是象中国人那样死撑“天朝上国”的臭面子,把头埋在沙堆里,而是发动了明治维新,“脱亚入欧”,迅速按西方的先进模式重建了自己的国家,成功废除了美国强加于他们的包括“治外法权”在内的不平等条约,先后打败中国与俄国,一跃而为一流强国。二次世界大战后日本被彻底炸为废墟,国土被占领,财团被解散。日本人没有简单地仇恨向他们扔下原子弹并占领其国家的头号敌人,而是虚心学习对方,按对方的模式改革自己的政治经济制度,与对方结盟并从中为自己捞取最大好处,二十年后又卷土重来成了世界第二。

  真正的忧国忧民、以国脉民命为念的爱国者,应该有胆量,有气魄“以日为师”,虚心学习这个民族过人的长处。至少,我们应当把那份耻辱当做勾践用来激励自己的苦胆,老老实实、认认真真地清理一下埋在民族肌体中的肿瘤细胞,特别是促使我们周期性癫痫发作的虚骄轻狂、动辙仇外的劣根性。当然,这要比哗众取宠、媚俗邀赏的精神手淫来得艰难。

  民族感情引起的民族仇恨是非常复杂的事情,我们应该非常慎重地处理民族感情问题。这并不是说我们要忘记过去的历史,但要注意不使民族仇恨升级。

  中华民族要真正地实现腾飞,必须首先拥有一个健康的民族心态。中华民族只是世界民族大家庭中平等的一员,既不是先天的优秀民族也不是先天的劣等民族。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作为一个自信的民族应该充分理解其他民族的爱国情绪,尊重其他民族的民族感情,积极地化解与各民族间存在的矛盾和争议。应该正视国内改革带来的社会分化和阶级对立,而不是用激化民族矛盾的手法以掩盖国内存在的尖锐矛盾。

  在与日本关系这个问题上,应该时刻保持理智和克制,中国和日本这两个大国搞仇视和对抗,不会给中国带来什么利益,也不会给日本带来什么利益,得益的只会是美国、俄国等国。对于美国来说,对付中国和日本的最好办法莫过于挑起两国间的仇恨,让这两个亚洲大国永远撕杀在一起,美国就永远不会担心中国或日本会对美国构成什么威胁。抗战期间中日两国打了8年仗,最大的得益者是谁?

  中国是一个地缘大国,而不是类似日本的地缘小国,我们不需要象日本那样对其前途和命运担忧的非理性的紧张心态,我们需要的是理性的平和的心态。在这方面,我国古代的爱国主义、国家主义和天下主义的情怀是最优秀的。目前中国政府所大力倡导“对日关系新思维”正是因为这个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