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8月13日星期五

电子商务、锦书和凡客体

  收到一朋友的消息,问笔者这几天怎么不写文章了,不会的,贪色者很难不视美女,好思者很难返璞归真,既是贪念,也是痴念,人生在世,最怕的是超凡脱俗,对他人失去了价值,能有读者这么惦记着笔者这种小人物,于我而言首先是感动、感激,而后是压力、动力。做厨子的人最怕的是菜不合口味,扫了客人的兴致,舞文弄墨者也最担心的是文字毫无价值,浪费了读者的时间,越石既是厨子,也是好文者,笔者希望恪守宁缺毋滥的原则,总希望每一篇文字都能够做到言之有物,如果谈论的是某个困惑,那么应该给出合理的解释,如果分析的是某个缺陷,便一定要给出破解之法,可以谈错,而不可以只点问题,留下困惑。

  这里顺便给喜欢笔者的读者一个预先解释,由于生活即将作出一点小调整,接下来的一段可能未必有网可上,投稿频率不可能保持之前那么高,但笔者会一直追随月光,随时回来。

  实际上每天微博上看新闻,热点此起彼伏,很多时候都想写点什么,但又觉得没有价值,不值得长篇大论,或者尚不能驾驭。比如沸沸扬扬的郭德纲问题,吵得一锅粥,各种口水铺天盖地淹没一切,这种被错误放大的小事件,高高扬起的道德大棒,跟真理是没关系的,跟是非黑白没关系,再凑也只是多一分热闹。如果非要说跟IT有什么启示的话,那就是,只有符合大道的,才可能经得起口水的考验。以前信息流通不怎么快,人们雾里看花,再丑也美,歪门邪道大行其道,湮灭了人间道,如今新技术新应用的流行也正潜移默化影响着着时代,环境正悄悄的慢慢的在变化,那些掌握资源的人也最好不要太自以为是,一旦做过头可能适得其反。

  几条互联网事还是有简单聊聊的价值的。

  (一)电子商务和搜索

  《搜狗分拆悬疑》一文里,神级的keso到有一句话可能不对:屏蔽了百度的所谓“大淘宝”,根本就不能算真正的大淘宝。

  这点上Keso的视角有问题,可能高估了搜索引擎当前对电子商务的影响。究竟屏蔽搜索引擎会不会导致客户流向其他电子商务?这是一个最关键的问题。从表面上看,当淘宝的一部分商户受到损失,收益方可能是其他电子商务公司,因为人们通过百度搜索商品的时候,结果里不包含淘宝商户的搜索结果,那么必然会将客户引向其他网站。但其实问题并没有想象的那么简单,还存在一个趋势变化,电子商务首要还是信用、支付、资源有无、性价比等一系列对比问题,当客户在百度的搜索结果中不能满意的时候,他们会主动转向寡头品牌去搜寻,从而可能导致越来越少的人通过百度搜索商品,也就是说,局部会导致客户转向向其他电子商务公司,而大环境下却会向电子商户寡头靠近,淘宝的入口地位更加稳固了,一正一负下来,对淘宝的影响是很难判定的,而淘宝的能量并不曾因为屏蔽百度受到损伤是一个最直接的证据,相反,这个结果实际上更多的是对百度有实质性的损伤。对于搜索引擎而言,百度何尝不希望用户什么事都通过它来引导。

  根本而言,用户入口习惯是左右企业走势的潜在因素,建立壁垒是居安思危的必经之路。搜索引擎需要远虑的是淘宝可不可能将用户搜索行为导向其他搜索引擎,同样的道理,一个不能摆脱搜索引擎阴影的电子商务更加不符合淘宝的长远利益,关键百度不但有竞价会干扰淘宝本身的信用体系,还展开了近身格斗,期望他一碗水端平太就太天真了,类似的起点起诉百度贴吧应该也是这个无奈,尽管不乐意,但干扰到本身体系了。

  所以,淘宝看似感情用事的决策,实际未必非利。既然两者是竞争对手,早一战迟一战都不能避免一战,趁早把高下分出来也好。真要提什么大淘宝概念,越石倒是觉得,什么时候可以从淘宝向其他电子商务竞争对手市场辐射能量了,那样的霸气和底气了,那大淘宝就真不远了。

  (二)锦书

  另一个比较热的是盛大的bambook,似在搞微博营销,前面苹果的iPhone、ipad热得很,虽然都无缘体验,但不妨碍根据大伙的推荐来臆测,电子书的需求是阅读,而阅读是一个可以广义扩展的概念,这就意味着存在战略纵深。盛大的bambook的本质是一个移动终端问题,其纵深意义超出了电子书本身,大有追随苹果之意。这个故事说明了技术仍然是第一生产力,bambook的演变可能要点时间,但盛大无疑再一次走在时代的前沿,究竟这次是超前呢,还是恰逢其时,值得拭目以待。

  (三)凡客体

  最值得重视的一个现象是凡客体的流行,这个问题的深入分析可能对广告设计这行有启示意义,什么样的广告称得上优质广告?如何预判广告的效果,而后回归到归纳设计广告的一些原则修正上,应该是有探讨价值的。越石很想就这个问题深入思考下,但考虑到这是一个比较泛的问题,并且之前没接触过,所以没有把握之前不敢贸然出手,将来某个时间可能会重提这个问题,到时再跟大家探讨,算是不定期限的预告了。

  此外,一条博客观点,刚看到的,觉得有意思,有意义,也分享过来了:吸烟不会减少压力,而是推迟。

  来源:越石父投稿

拼音输入法的渐变

  输入法,这个中国人上网离不开的工具。输入法的需求是来源于键盘的限度。英文字母只有26个,它们对应着键盘上的26个字母,所以,对于英文而言是不存在什么输入法的。而汉字的字数有几万个,它们和键盘是没有任何对应关系的,但为了向电脑中输入汉字,就必须使用输入法来完成。

  笔者最早使用的输入法是智能ABC,每次打字,需要敲击空格把拼音串转化为候选的汉字,然后选择出所需要的字词。智能ABC的好处是支持简拼,字词位置固定,这样时间长了好些字词的位置和拼法就记住了,打出来很是迅速,像“我”、“你好”、“怎么了”之类的能很快很准确地打出来。缺点也很明显,它是以字词为单位,当敲击长整句时甚是揪心,尤其写文章极影响思路的连贯性。

  之后转到微软拼音,这是以整句输入为长的输入法。输入时只关心输入的拼音串是否正确,正确时敲空格把拼音串转化为中文串,然后检查一下这个中文串是否正确,不正确再使用左右箭头定位修改。微软拼音无疑在长句处理上具有很先进的技术,不过在短语上,尤其是流行语上略显单薄。

  后来出现的搜狗输入法以网络词汇、表情符号为噱头吸引了不少的用户。搜狗的进步也是有目共睹的,整句输入的准确性也渐渐地好起来。为了吸引用户加入了皮肤、细胞词库等功能。功能是越来越强,可软件也越来越臃肿。词库本身是一把双刃剑,好处是包含大而全的字词,坏处是词库的庞大必然造成选择上的困难。所以使用搜狗,想要的词(哪怕是生僻的词)总能打出来,不过很多时候需要翻上几页。

  现在使用谷歌的输入法,它推出了输入习惯的语言模型。输入法根据你的输入习惯来调整选词的准确性,刚开始时准确性不是太高,经过一段时间的调教会发现越来越准确,一般的长句几乎不用选词。之后推出了输入法扩展(插件),用户可以根据自己的需要添加额外的功能。

  谷歌输入法具有内嵌模式,这和微软的有点相像,就是打出来的中文串下有一条虚线。它的好处是:眼睛只用看着目标位置的字符串,不用关心输入框怎么变化,当目标位置的字符串不是所需要的话,再把眼睛移向输入框做修改。这种输入模式可以更大限度地减少输入框的干扰,而且最主要的是“所见即所得”,即所看到的中文串就是最终的结果,不像微软的需要经过二次确认,更近一步。

  现在的输入法以搜狗、QQ、谷歌、微软为主导。前三者都能同步用户词典和设置,微软没有。同步的好处是保存用户的输入习惯和自造词以提升输入的准确性,坏处是记录的输入内容包含着用户的隐私。笔者就是对搜狗和腾讯保护用户隐私上的不放心所以没有使用它们,微软可能也就是基于这点考虑迟迟没有推出网络同步的功能,只保留在本机上。

  如今的输入法比几年前已经进步了很多,不过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未来的输入法的前进方向就是让你思维流畅,感觉不到输入法的存在。

  来源:读者投稿,作者:HillWei

Google收购Slide的原因

  2010年8月6日,Google以1.82亿美金的代价收购了社交网站Slide.com,目前在Slide.com的网站上已经挂出大幅的公告。而就在前两天,Google宣布停止Google Wave的开发,Google Wave也同样是一款社交通信工具。

  国内估计绝大多数人对于Slide.com这个网站很陌生,实际上这个网站在国内不需要翻墙就能正常访问,目前Slide.com提供包括简繁体中文在内的9种语言,但很不幸的时,中文在许多地方都没有翻译完整,所以国内的用户访问该网站要求有一定的英文基础。

  打开Slide.com你会发现,这其实是一个很简单的网站,粗粗一看,你会觉得这种网站在国内100万有没有人买还是一个问题。注册Slide.com之后,该网站提供最重要的功能就是照片幻灯片显示的功能,幻灯片是基于Flash的,但如果要说图片分享功能的话,Slide.com肯定比不过图片分享网站Flickr.com.

  看看老美的收购案,再看看国内的收购案,你会觉得老美真有钱,随便收购一个网站就是上亿,而且是美金, 1.82亿美金折合人民币是多少,12.3亿!差不人中国人人均一块钱了。中国曾经让人津津乐道的百度收购hao123案,据说是5000万人民币再加部分期权,而当时hao123每月的收入已经到达了100万以上。与老外动不动就玩收购相比,咱们玩的是自己动手丰衣足食,国内的大型互联网企业鲜有收购案例发生,看上哪个网站哪个应用,立马招兵买马现做,反正咱们的程序员便宜。估计国内草根创业很难这也是原因之一吧,就算你的网站做得好,用户做得多,也比不过某些大公司的有钱有人有号召力啊。

  Google 为什么要收购Slide呢,按说这个网站功能简单,Alexa排名也仅仅只有2000出头,唯一不错的就是Slide这个域名了。但如果你细看Slide 主页下方的几个社交网站小应用,再看看这几个应用在各社交网站的活动用户数,或者你就会大致明白Google为什么要收购Slide了。 Slide.com提供包括Facebook、MySpace、Bebo、Hi5、Orkut、Friendster在内的多个知名社交网站的第三方应用,也就是咱们常说的小工具。这里涉及到一个有关于第三方应用的小知识,我稍为解释一下。以Facebook为代表的社交网站实际上是一个平台,在这个平台上,第三方可以开发自己的应用,然后发布在Facebook上。我们可以把Facebook理解为开商城的,而第三方开发者则是商城的一个档口,不同的是这个第三方不用付租金,而Slide.com就是这样的第三方开发者。

  Slide.com提供的应用其实并不多,总数不越过10个,而且这些应用都非常简单,但这些应用的用户数却非常庞大。截至涂雅写下本文的时候,Top Friends这个应用在Facebook的每月活动用户数在7,879,558人,而在MySpace上则有2,456,363位活动用户;SuperPoke! Pets在Facebook上每月活动的用户数在1,165,029人,在MySpace上则有7,050,023位活动用户;SuperPoke!在 Facebook上每月有1,041,600的活动用户,MySpace上有1,978,195位活动用户。如果不计算用户叠加的话,仅仅是这三项应用,Slide.com在Facebook和MySpace上就有21,570,768,别数错位数哦,是二千一百五十万!

  现在你明白 Google为什么要收购Slide.com了吧,Google不是看中了Slide的网站,也不是相中了Slide.com这个域名,而是看中了 Slide这几千万的用户,最重要是,这几千万的用户都是社交网站的用户。Google在社交网站上是屡败屡战屡战屡败,一计不成又生一计,这次收购 Slide.com无非就是看中了Slide用户的用户数和在社交用户中的名气,想从 Facebook和MySpace抢得一碗饭吃,当然了,也可以得到一些人才。Google收购Slide最大的风险在于,假如Facebook和 MySpace以种咱理由禁止Slide的某些应用,那岂不是亏大了?虽然说这种可能性很少,但并不表示没有,必需对于Google这样的竞争者,做出一些不可思议的事也不是没有可能的。

  Slide并不是一个多么复杂的网站,从技术上来看并没有多高的技术含量,这也提醒国内的创业者,在当前的创业环境之下,我们是否应该依附于第三方平台,利用他们的API进行混搭(Mashup),虽然不能卖到1.82亿美金,不过能卖到0.182亿人民币也是不错的,再不行的话,打个八折,你以为呢?

  来源:涂雅投稿,原文链接,网站转载请注明来源于涂雅并保留原文链接,否则视为侵权。

2010年8月11日星期三

Google Buzz路在何方

  Google Buzz其实是一个相当不错的产品。笔者在buzz刚刚推出时就去试用过,但是当时对于这个相当社会化的产品还并不了解。时隔几个月,现在已经对于这个全新的产品,有了更加深入的了解。

   Google Reader与Google wave

  社会化,无疑是一个不可避免的词。社会化网络的出现,极大的增强了用户的粘度。我曾经写过一篇关于Google Reader社会化的研究。

  • Google Reader在社会化之路上堪称典范,时至今日,已经近乎完美的实现了各种社会化的构想。
  • 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正是Google Wave。
  • Google wave走的并不是社会化的路线,而更加类似于一种协作平台。

  Google Reader的成功,和Google wave的失败,实际上恰恰正是因为同一个原因:用户。由于Google庞大的用户群,Google Reader的社会化之路才走的如此轻松;同样,也正是因为脱离了这个用户群,Google wave也不可避免的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尴尬境地。

  无论是gmail也好,wave也罢,最终的目标只有一个,那就是用户。没有用户使用的服务,必然是失败的。

  社会化之争,实际上就是用户之争

   Google Buzz

  wave的失败,显然对Google触动不小,于是他及时的推出了Buzz。Buzz最大的优势,便是这难以置信的用户群——他是内置在Gmail 当中的。这样的设定,使得Buzz从一开始就拥有庞大的用户基础,同时更加可怕的是,他也是基于Google另外一个最为成功的服务——Google Reader上的。

  在此前,Google Gmail的用户和Google Reader的用户虽然是同样的一群人,但是他们之间却始终缺乏一种有效的交流手段。

  明白了用户的重要性之后,Google显然不能对此放手不管。于是Buzz顺理成章的出现了。

Buzz


   Buzz的出现,成功的在Gmail用户和Google Reader用户之间建立起了一座沟通的桥梁。原本可以说是完全被隔离的两组用户,现在微妙的融合到了一起。这无疑有效的增加了gmail用户的粘度。

  但是,我想Buzz的出现,绝对不仅仅只是为了给这两个服务搭桥的。

   Buzz的发展

  无论一个服务最初被设想的多么完美,最终也都是需要交由用户自己去判断其价值的。而这也正是Buzz所面临的尴尬。

  我相信在最初被构想的时候,Buzz显然是肩负着更加重要的意义的,参见来自于维基百科的记录——

Google Buzz是由Google开发的社会化消息工具,集成于该公司的邮件服务Gmail中。朋友分享的链接与信息会显示在Gmail界面中。Buzz中融合了照片、视频、链接等多种元素,形成了Gmail会话的重要组成部分。

  是的。Google Buzz一开始的目的也是本着社会化这条路而来。不论怎样,他或多或少的实现了这一目标:Gmail的用户之间的交流开始变的越来越多,停留的时间也越来越长

  在此之前,我从未想过自己还能够和这么多的Gmail用户进行直接在线的交流,而这个平台甚至还是Google提供的。从这个角度来看,Buzz无疑已经成功了。 但同时,Buzz也走上了另外的一条道路。

   Buzz的尴尬

Buzz
 

  虽然Buzz提供了多种不同的分享方式,包括连接自己的博客等等。但是每天看下来,里面出现最多的,始终是来自于Google Reader的共享条目。

  Google的本意或许是希望Gmail用户可以多一些交流,这现在已经无从分析。重要的是,现在的Buzz,直接导致了Google Reader的内容大量涌入Gmail。这样做的结果,就是让原本混乱的信息更加混乱,凭空增加了阅读的成本。

  从我个人的角度来说,自己并不希望看到这样的结果。尤其是当一条信息已经在阅读器中重复出现了多次之后,又再次出现在了Buzz中。这真是一件令人相当郁闷的事情。

  造成这种问题的根源在于定位。Buzz最初的定位是一个介于Google Reader与Google Gmail之间的社会化交流平台,选择同步Google Reader的分享不仅可以让这种定位更加明确,也可以有效的促进初期的讨论。

  但是这种定位并不明确。

  1. Buzz是Gmail的扩展,这样一来Gmail的纯邮箱用户可以直接参与社会化的讨论
  2. Buzz也是Reader的延续,让Gmail用户可以了解Reader中的好友分享的内容
  3. Buzz当然也可以独立,成为同时拥有Reader与Gmail用户的讨论内容的论坛

  结果,Buzz可以以其中任何一个目标作为定位并专心的发展,但是他选择的是模糊自身的定位,以求同时包括。

  这种模糊的定位所带来的结果,并不是一个各方面都完美的突破性产品,而是一个只能说差强人意的Gmail衍生品。

  但凡是一个成功的产品,其自身都有着极其明确的定位,无论是twitter,还是dropbox,甚至于是evernote。他们的成功,都归功于自身明确且唯一的市场定位,而不是期待能够包括更多的内容。至少,这不是在一个产品成熟之前所需要考虑的。也即是说,一个产品的成功与否,并非取决于他能够做到什么,而是清楚的知道自己不能做到什么

  Buzz不能说不成功,但他却终究无法摆脱Google Gmail和Google Reader的阴影。只希望Google Me可以带来一些全新的东西吧。

  来源:读者投稿,原文链接

中国互联网帐号的五大开放趋势

  帐号是一个你使用服务的必备品,帐号数量(用户数)也是比流量更能够衡量一个网站影响力的指标,所以帐号资源一直被大量网站看作命根子。多年之前国外就支持Email作为网站帐号,从2005年出现OpenID,再到2008年、2009年Facebook Connect的大红大紫。他们的目的是解放用户,一个Email、一个Facebook、一个Google帐号你就能够登陆所有网站,不需要重复记忆多个密码、多个密码保护资料。

  关于帐号的开放中国一直被边缘,所幸现在已经看到了一些不错的趋势。这些改变第一要感谢国外的优秀榜样,例如Google和Facebook;第二要感谢那些创业网站们,以创业者的姿态为互联网帐号开放作出了自己的贡献,例如鲜果、例如豆瓣。

  这些趋势很多是伴随着微博出现,能被称为趋势是因为越来越多大站开始学习,这些趋势包括开放式邮箱登陆、手机号登陆、OPenID、多帐号关联、帐号自由更改。

  趋势一:开放式邮件登陆

  即支持其他网站的Email帐号登陆,伴随着微博的出现,目前新浪、搜狐、网易均以支持以其他竞争对手的Email地址作为微博帐号,并且也能够作为全站通行证使用。腾讯QQ已经支持绑定Email帐号,并且可以用Email登陆微博。

  这意味着用户不需要为了使用服务再去单独注册一个帐号、多出一个邮箱,只需要使用你已有的Email帐号即可轻松注册。各家的整合程度有差异,例如网易通行证输入默认只提示自家邮箱,但是你仍然可以手动输入其他邮箱帐号(例如Gmail)进行登陆。

  趋势二:手机号登陆

  使用手机号作为帐号有三个用途,第一可以直接使用手机号进行登陆,第二是方便密码找回,第三是方便密码找回,保障帐号安全。目前国内门户的整合力度并不一样,例如网易、迅雷均支持绑定的手机登陆,而新浪腾讯则只支持服务绑定和安全功能。

  另外目前手机号大多数只属于一个附属帐号,也就是说大多数情况下你不能直接使用手机号进行注册,而只能绑定已有帐号。

  趋势三:OpenID

  很多朋友可能会困惑,OpenID功能与上面的邮件、手机登陆有什么区别,应该说功能有重叠的部分,但是OpenID更强大,它不仅可以共享帐号名称,还可以提供各种用户信息,当然这部分信息可以由你自己进行设定。

  最著名的OpenID案例就是Facebook Connect,你可以授权某网站获取你的Facebook资料、好友甚至更多信息,注册但不仅仅是注册,更像是一个更大意义上的数据共享。国内有涉及到这一块的包括豆瓣、人人网、新浪微博,但是做的深度都不一样,大多数停留在浅层的登陆功能。

  趋势四:多帐号关联

  这里面的典型案例是微软的Windows Live,它能够支持多个Live ID的无缝切换。

  这种功能的意义在于方便拥有多个帐号的用户,例如我有多个网易通行证帐号,其中一个是邮箱注册的通行证,一个是用Gmail注册的通行证。如果我需要查收网易邮箱邮件的时候我需要一个帐号,而当我登陆网易微博的时候需要切换到Gmail注册的通行证。当然还有一种情况是同一网站的多个帐号。

  现在国内大网站都没有涉及这个部分,都属于犹抱琵琶半遮面,明知道会有这一步但是却扭扭捏捏不愿意跨出去。

  趋势五:帐号自由更改

  帐号自由更改包括两个部分,第一是注销,第二是修改。

  帐号的自由注销可以有效保护用户的选择自由和隐私安全,也可以对ID比较敏感的新用户更多选择空间,保护有限的帐号资源;帐号修改是让用户在不丢失数据的情况下平滑迁移帐号,例如我之前的微博帐号是[email protected],现在我的电子邮箱换成[email protected],那么自然希望ID在安全的基础上能够自由修改。

  门户基本没有这项功能,同样是在犹豫不决,认为用户只要注册了就是自己的,其他都是扯蛋。豆瓣、鲜果都可以自由更换帐号,人人网也可以做到,但是无法更改为已注册帐号。

  例如之前人人网帐号为A,我想要换成帐号B但是当时没有修改帐号的功能,或者我没有找到这个功能,所以我重新注册了帐号B;两天后我发现了这个功能,所以成功注销了帐号B,想要把帐号A更改为帐号B,但是系统告诉我不能这样做,这属于功能的完成度不高。

开放

  ——完成的分割线——

  开放不开放那都是文字游戏,帐号策略的改变最终目的还是解放用户。让用户爽,用户才会用实际行动让你爽。

  来源:XJP投稿,原文链接

2010年8月9日星期一

谷歌推出多帐户登录功能

  据GOS博客报道,Google目前正在向用户推出多帐号登录功能。借助该功能,用户可以在不必退出原登录帐号的情况下通过其他帐号开启谷歌提供的服务。目前多帐号功能支持的服务有:GmailReader、Voice、站点、日历、代码。

  对于Gmail系统来说,该功能可以通过下拉菜单的方式访问用户另一个Gmail信箱,非常方便,省去了登录注销的操作。在此新功能下,用户将可以在多个Google帐号之间进行快速切换,而不再需要像以前那样进行繁锁的程序,例如每次要例如一个新帐号时,就必须先退出已经登录的帐号。这项新功能可能让用户在一分钟之内即可切换到想要的帐号,特别是对那些每天进行多帐号登录而且次登录次数较多的用户来说非常有用。

  多帐号功能的设置方法是:在Google首页登录后,点击右上角的在“设置”-“Google账户设置”,之后在里面的“多帐户登录”中设置“启用”即可。

谷歌推出多帐户登录功能

  经过我的测试,现在中国用户目前还看不到多账户的信息,不过可以通过这个链接从英文的界面登录进行设置修改。修改后会出现一个界面,强调了一些多账户登录的详细信息:

  1、用户当前所用的帐户会显示在大多数 Google 产品页面的顶部,而对于移动设备上的大多数页面,则会显示在底部。请随时进行检查,以确保用户使用的是正确的帐户。

  2、并非 Google 的所有产品都支持多帐户登录功能。在 Google 产品间进行切换时,用户当前所用的帐户可能会发生更改。

  3、在默认情况下,未在上文列出的 Google 产品会使用您在当前网络浏览器会话中登录的第一个帐户。

  4、系统将停用离线邮件和离线日历。用户可能会丢失所有未发送的邮件。

谷歌推出多帐户登录功能

2010年8月8日星期日

打烂苹果iPad问到底

  单从硬件上来看,苹果iPad真的是简单的不能再简单了,即便MacOS系统非常优秀,iPad也没能安装上最新的OS 4,这么大的板子还不能像iPhone 4一样多任务运行。当然这篇文章是绝对不肯可能找一台真的iPad来砸,虽然现在也不是很贵,但看到那么可人的东西,实在是舍不得砸啊。每次讨论ipad时,往往局限于这台机器本身,而iPad的背景身世环境才是促成iPad成功的更大因素。

  iPad的兄弟姐妹

  在iPad出世之前,其实我们已经有了iPod、iPhone、iTouch。虽然iPhone和iTouch有了软件商店让他们的用途更加多样化,但是对这个家庭的成员,人们似乎还是喜欢来做专一的事情。iPod就是来听音乐,即便是现在,用iPod来听音乐也是一件很惬意的事情。因为专业,所以有很好的表现。iPhone到第四代才开始支持多程序,或许正是因为专一才能让程序有很好的表现。

  iPad很好地继承了专一的传统。

打烂苹果iPad问到底

  当注意力集中到一件产品的时候,他的客观参数可能会影响我们的很多看法,以及我们对这款产品最本质功能的印象。买一款电子词典的,是为了玩里面普通的游戏吗,是在乎他的影音功能吗,但是很多国产的电子词典总是在这方面大做文章。

  形似iPad的硬件产品之前并不是没有出过,很多都搭载Windows系统,耗电太多,很小的屏幕和很拥挤的键盘,造成操作体验非常不好。当我们惊讶一款产品居然可以连USB、读卡槽、摄像头都有的时候,却很少去考虑用户真正用起来是否会需要这些。

  很多朋友买下来以后,就直接当成神仙供起来了。

  可是iPad出现在以后,那种感觉让人自然而然地专心起来,无论是阅读还是上网,少了之前的浮躁,用心下去,体验反而更佳。

iPad

  iPad和电子阅读器

  iPad他就希望能成为人们阅读的得力助手。在一个悠闲自得的下午、或风和日丽、或风雨交加、或电闪雷鸣的下午,坐在沙发上,旁边一杯清茶,然后轻松地捧着iPad来读《1Q84》。

  多么享受啊,但我们的焦点似乎总在iPad身上,iPad只是一个工具,我们读的是《1Q84》,这才是重点。所以说为什么IT人是没文化的,一看到这个句子只会关心iPad。

  在讨论电子阅读器时,也总是陷入一个这样的误区。无论是汉王、还是爱国者,无一例外都把电子书自身的参数放在了宣传的首要位置。

  作为消费者,把电子阅读器买下来了,可是电子书从哪里来?IT人都是聪明的,他们知道电驴迅雷,知道谷歌百度。可是普通消费者没这么聪明,他想看1Q84,可是从网上找的PDF都是被卡巴斯基提示有病毒,找的电子书都是施小伟(《1Q84》大陆版翻译)的访谈。

iPad和电子阅读器

  不能给用户提供有效的电子书获得的途径。

  这和MP3播放器不一样。音乐在听的时候可以不集中精力。阅读时,是需要很集中精力。MP3的版权问题已经泛滥,一个人可能会听很多歌,但是阅读的特性决定了一个人在一段时间内能阅读的数量很少。

  一款电子书能否为用户提供有效的内容获取途径就显得更为重要了。

  而美国市场恰好拥有这样的条件。

  iPad和数字音乐

iPad和数字音乐

  苹果的产品在中国大陆已经成为了时尚的代名词,在中国大陆的范围内很多问题不具有可讨论性。

  iTunes出现时,版权问题已经有了,iTunes也是世界上少有的,通过数字方式保护了音乐市场的发展,同时又促进了音乐市场的进步。看看美国这两年音乐市场的发展,很多音乐才子辈出,如果没有雄厚的资金保障,很难有这样的发展。Lady gaga、Taylor Swift这些都不用赘述。

  美国的出版业在音乐市场之前就已经很成熟了。

  这里不得不说,美国有很多爱阅读的人民,虽然信息化出自这个国家,但是这个国家的人并没有背弃阅读的传统,很多文字类的期刊报纸依然在人们生活中占据很重要的位置。

  其次是那里的出版商、发行商,美国出版业则有一个完全成熟的商业流程。回想一下当年《哈利波特》和《达芬奇密码》都是出版业的成功的经典案例。书籍自身优秀的素质,加上发行商恰如其分的宣传,出版业至今仍然好戏连台。

  《时代周刊》和《娱乐周刊》的小说销量排行榜和非小说销量排行榜上,不断有新面孔出来。每天我拿上喜剧中心的“每日秀”,乔恩斯图尔特都会请到一位作者来介绍他的新书。我真很奇怪,他哪来那么多时间来阅读这些书籍。

  这一部分完全没有提到iPad,正是因为iPad背后有一个如此负责的妈,ipad才能那么似乎忌惮的推出,因为完全压力的内容。iTunes的成功,Kindle在电子书市场上的成功,iPad完全没有风险地推出图书服务。

  iPad的情敌

  iPad最大的情敌自然是Kindle,有人说iPad的出现预示着Kindle的终结。可是实际情况是Kindle还是卖的很好。虽然卖这玩意儿也赚钱,可是更多的利润还是在电子书的销售上,所以iPhone上Kindle客户端以及Android客户端的推出对Kindle的业务基本上没太大影响。

  Kindle本身也有不输于iPad的功能。相比之下,iPad的完美网络体验所带来的在线内容的阅读,才是超过Kindle的原因之一。

  在国内,我个人已经对汉王和爱国者没有兴趣了。相反,对不久之前才公布的Bambook,更让我觉得更有可能获得成功。这里不是为Bambook打广告,我自己了解也不算特别透彻。只是Bambook有别的IT厂商绝对没有的过人之处。

  当然盛大是一家游戏公司,可是苹果至今也是家IT公司。盛大当年一口气收购了那么多小说网站,榕树下、起点中文网,从一开始Bambook就有别人根本没法比的内容奠基。

  起点中文网在付费阅读上已经远远走在国内的前列,如果不是版权保护的缺乏,起点中文网能获得更多的收益,把作者圈住则是起点另外的成功。

  作为成功的在线阅读成功者,盛大有砝码来跟出版商来谈。

  当然Bambook距离成功还有很大一段距离,作为一款国产产品,在没有发售之前就能够想象到可能会有一些细节的问题。

  赢得了那些每月愿意为阅读付出百元以下的消费者之后,如何还能再赢得能一次性为阅读付出更多的消费者,转变消费者观念,打动中国消费者内心仍然是盛大需要用心的地方,这里不为盛大做广告,只是单纯的希望我们不要连阅读都需要借助别国的产品。

  iPad的未来

  当然文章结束了,我还是没能砸烂一台iPad,其实iPad也没有很复杂,在我们不断地在互联网服务做加法运算的时候,iPad的减法让他有了更专一的态度。

  希望iPad的减法也能成功为我们减肥。

  来源:读者投稿,原文链接